咖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亲与情作者进击的番茄34章完

发布时间:2021-01-22 09:28:30 阅读: 来源:咖啡机厂家

03章

时间悄悄的来到五月底,虽然过去了好一段时间,小柳再也没有碰到过父母做那事情,不过他那颗躁动的心一直没有平复得下来。

打飞机的次数越来越多,偷偷在网上看到的小电影,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母亲的音容笑貌。当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那种滋味就像毒品一样上瘾,那种羞耻愧疚感也越来越淡。

芮静依旧风姿动人,她并没有觉察到儿子的不同变化,还是和往常一样和儿子聊天嬉戏,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变化就是儿子更加黏她,她到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因为儿子一直以来都是比较黏她,有时她觉得她和儿子不像是母子,反而更像是朋友,儿子很愿意和她说心理话,而她也不会用家长的语气教育儿子。

当人的心里发生变化的时候,总能从他的生活习惯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最近小柳上课时常走神,回到家里也没能好好复习,学习成绩自然也出现了一些倒退,芮静终于也觉察到儿子学习成绩的退步,一直以来儿子在她面前都很自觉很自律的,或许有着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

一个周五晚,丈夫有应酬没有回家,母子俩静静地吃着晚餐,这或许是个和儿子聊下的好机会,芮静这样想着,就率先问道:「儿子,最近复习是不是辛苦了,看你好像都没什么精神的。」

小柳低着头吃饭,含糊地应付着:「没事,一点不辛苦,」他本意是不想母亲担心的。

芮静好像发现了什么端倪,继续追问:「还说没有,你看你最近都瘦了,跟妈说说,是不是交了女朋友,」儿子每天都按时回家,就算休息日出去也不会太久,所以现在芮静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儿子是不是在学校里交有女朋友。

瞬间小柳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平常时还依赖着五姑娘,哪来的女朋友啊,「妈,我没有女朋友,你看我平常除了补习,都早早回家,就算休息也很少出去,哪有时间交女朋友啊。」

「那可说不准哦,如果是在学校里呢,你这个孩子,妈又没说不准你交女朋友,有什么好隐瞒的,」芮静明显不信儿子的话。

「妈,真的没有,在学校里交女朋友哪有不被老师发现的,地下恋情的说法已经过时了,只是看老师想不想管而已,」

「那最近怎么……,」虽然芮静将信将疑的,但好像儿子说得也有些道理。

哎呀,小柳暗叫糟糕,最近他确实是没什么心思花在学习上,虽然成绩下降得并不是很明显,没想到还是被母亲察觉,其实有些事情他可以很自然的和母亲分享,但有些事情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青春期的烦恼每个人都会遇到,而真正能说给家人听的又有几个呢?

小柳显然是不会告诉母亲真相的,想想这是多么尴尬的一件事,如果让母亲知道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觉得他学坏了,会不会再也不能和母亲从容的相处了,他不敢在想象下去。

有时他也知道手淫不好,而且对象还是自己亲爱的母亲,但他就是停不下来,青春期除了是个充满幻想的时期外,还是个容易躁动的时期。

通过和母亲的交谈,他找了一个连自己都信以为真的理由,告诉母亲他自己最近学习达到了瓶颈,学习不知怎么没有进步反而还退步了,而真相他选择隐瞒下来,每个人都曾经年轻过,每个人曾经都有着自己的小秘密。

芮静还是接受了儿子的解释,作为老师,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很多学生看似很努力的学习,但因为学习方式不对,不得要领,进步缓慢不说,有时反而退步了,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方法,芮静只能传授着别人的经验给儿子,不断开导他,这时小柳感觉很愧疚,母亲是真心真意为他好的,而他却辜负了母亲的期望,他心中暗暗发誓,要控制住自己,以后真正的好好学习,报答母亲。

有时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一帆风顺,在小柳决心发奋学习,突如其来的一场事故彻底打乱了他的生活。

这是一个周六,小柳因为是班干部,被分派到了学校图书馆义务清洁卫生,而芮静在家做着家务活,这时一个电话打到了芮静手机,儿子因为骨折进了医院,吓得芮静一下慌了神,急急忙忙赶到医院,看到儿子左手手臂打着夹板,捆着绷带,学校方面的领导也在场,急忙上前打听情况了解后才知道,事情经过是这样,学校图书馆一楼的大厅是阅览室,周围是一面面巨大的落地玻璃,还有拉闸门窗,图书馆关门时,闸门是关起来的。

今天因为要擦落地玻璃,管理员正要升起闸门,但是有一台自助查询终端机可能被人移动过位置,太靠近闸门了,升起的闸门卡到了终端机,顺势使其倒下,这时小柳正好站在旁边,身体条件反射的伸手过去想接住,结果终端机太重,砸下来压到他的左手臂。

好在伤势并不是很严重,拍片得知虽然伤了筋骨,恢复时间可能也要一个月以上,不过起码以后没有什么后遗症,芮静从医生处得知结果后,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这事又能怪得了谁,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但是对小柳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小柳做完了检查,包扎好当天就回家了,因为当时医院的床位比较紧张,而他也没严重到一定需要住院的地步,学校方面则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因为要观察伤势有没有进一步恶化。

东晖知道儿子受伤后,也早早回到家里,查看了一会儿子的伤势,没有伤得特别严重,恢复只是时间问题,也觉得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相比起父母的坦然接受,小柳感觉就不是这么好了,随着事故的发生,总会影响到他的情绪,现在已经初三了,虽然才是第一个学期,但是学习成绩只是中等水平徘徊的他,距离重点高中还有一些距离,他不想让父母失望,特别是母亲,现在不但因为请假会落下一些功课,左手的不方便也会影响着他在家自习,正所谓屋漏又逢连雨夜啊。

晚上的这顿饭吃得有些沉闷,小柳的心情不免有些低落,尽管母亲做了一桌他喜欢的菜。

饭后,芮静拉过自己的丈夫,悄悄的说道:「老公,等下你帮儿子冲一下凉,你知道的,他的手不是很方便。」

「老婆,怎么你不帮儿子洗澡啊。」东晖倒不是不想帮,只是他有时会回来得比较迟,如果又碰到他出差,难道也要等他回来才帮儿子洗澡吗。

「你看,儿子都长大了,我帮他洗不是很方便,而且就算我想帮他洗,大概他也会不好意思吧,」芮静回答道。

「老婆,这有什么关系,就算长大一样是我们的儿子,在父母眼里他永远是个孩子,而且如果碰到我回家比较迟或者出差呢,难道还要等我啊,凡事都有第一次嘛,很快就会习惯的。」东晖倒没觉得有什么关系,毕竟是他们的儿子。

「好吧,那我先去帮儿子洗澡先,」想了一下,妻子回答道。

不一会,做完家务的芮静敲开儿子的门,看到儿子在认真的看书,欣慰的说道:「儿子,今天在医院忙活了大半天的,现在你手不方便活动,我帮你擦擦身子吧。」

小柳右手拿着书本,一下子僵在那里,一股莫名的气血直冲头上,帮他洗澡,那不是要脱掉衣服,那不是全身都被母亲看光了,小柳马上拒绝到:「那个……那个不用了吧,你看我右手还能动,自己来就可以了。」「哎哟,小家伙还害羞了,你一只手能干什么,打盆水都拿不起来,乖,听话,你是我儿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芮静笑着说道。

小柳知道自己说不过母亲,而且母亲说得也有道理,只好唯唯诺诺地跟在母亲后面,来到卫生间,芮静已经打好了一盆水,放好凳子,发现儿子已经脱下运动裤,但是一只手还在那和上衣较劲,芮静看到后,笑着说:「你还说你自己一个人搞定,现在你连衣服都脱不下来,还是我来帮你吧。」小柳尴尬的停下了动作,以前没试过不知道,现在他发现一只手很难脱下衣服,特别是另一只手夹有夹板,扎着厚厚的绷带。

芮静为了帮儿子洗澡,换了一条堪堪包过臀部的短裤,身上穿着紧身的白色T恤,长长的黑发被她盘在头上,帮儿子脱掉了上衣后,指挥着儿子坐下,看到儿子身上还穿着一条四角内裤,不过她也知道儿子不好意思,所以也没说什么。

芮静打湿了毛巾,为了不碰到儿子受伤的手,每次都轻轻的擦拭,小柳看都不敢看自己的母亲,母亲擦到他的大腿时,他努力的想控制自己,但是越在意就越控制不住,悄悄翘起的下体,顶着内裤,他更加尴尬,如果是以前的他,是不会有这种反应的,现在只能祈祷母亲没有发现吧。

芮静不知道儿子这一下子想了这么多,她很认真地做着自己手上的工作,当擦到儿子后背时,竟擦出了不少污渍,「你看你,平常时一定不好好洗澡,后面怎么这么多污渍。」

「大概……大概是手够不到后面吧,」儿子不好意思的回答芮静。

「看来这次帮你洗澡还真是对了,你也不小了,这种小困难还想让人帮你解决吗」说着,芮静加大力度擦洗着儿子的后背。

「妈,轻点,轻点,我还是个伤员,以后我会认真洗澡的,」小柳被母亲擦得生疼,只好认错。

「哼,看你以后敢不认真洗澡,」虽然儿子后背一片通红,不过芮静还是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有些事情重症一定要下猛药,这一下以后,芮静的动作变得更加自然流畅了,而小柳那一点尴尬也消散退去。

当大部分地方都擦拭完毕,芮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了看儿子的内裤,小柳好像害怕着什么,马上站起来说:「那个……我自己来吧。」芮静知道儿子说的是什么,拧好毛巾递过去,自己退到了卫生间门口,小柳脱下内裤,用毛巾擦拭着下体,但是母亲就站在自己身后,总感觉浑身不自在的,草草擦完,换上了新内裤。

虽然这一番刷洗不能像淋浴那样舒服,不过对于现在的情况来算是很好的了,儿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芮静在卫生间收拾着东西。

这时东晖也进了卫生间,看到妻子挺着翘臀,伸手去摸了一把,正在专心打扫卫生间的芮静吓了一跳,看到是丈夫,恼羞的说道:「你个坏人,没看到我正忙着吗。」

「老婆,你看,刚刚帮了儿子洗澡,现在是不是也帮我洗一下,」东晖开着玩笑说道。

「一边去,没看到儿子还在家里呢,」芮静完全不理会丈夫,继续做着工作,丈夫只好无趣的退去。

几天过去,每到晚上都是芮静帮儿子洗澡,不过仅限于身体的大部分地方,最后还是由小柳擦洗自己的下体,然后换内裤。他们从第一次的尴尬到现在的自如。

开始芮静还会穿着短裤和T恤,慢慢放开后,有时穿吊带,有时穿睡裙,有时懒得脱下丝袜就穿着在脚上,有时解下胸罩后也懒得戴回去了。

每次小柳都被诱惑得下体胀大,几次下来他自己都习以为常,而芮静也见怪不怪了,有时儿子转动身子时,手臂会不小心碰到她的乳房,开始她还会有些紧张羞涩,不过当一切发生得多,渐渐习惯后,她也就不以为意了。

一个晚上,芮静像往常一样招呼着儿子过去洗澡,前两天还只是用湿毛巾简单擦着,现在已经开始抹上沐浴露,用花洒喷洗,只要把受伤的手抬高点,不要撒到水就可以了。

芮静换上了一件吊带睡裙,觉得空调有点凉,脚上的丝袜就没有脱下来,儿子像往常一样做在了他的位置,芮静用花洒小心的淋了一遍儿子的身体后,开始打上沐浴露,从胸部到大腿到后背,一点一点的慢慢搓洗。

热水把小柳的内裤都打湿,看到肉棒贴在内裤上清晰的轮廓,而芮静却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有时手指擦过大腿内侧时,不小心划到涨大的下体,小柳身子条件反射哆嗦一下,不过脸上还是镇定自若的表情。

芮静帮儿子冲洗了一次,用毛巾擦干净,然后轮到儿子自己搓洗下体了,小柳拉下内裤,抬起一只脚,正想脱下一边的裤脚,突然感觉地板有些滑落,单脚站着并不稳,上身开始摇晃,好在这次芮静并没有走出卫生间,看到后一把上前扶住了儿子,小柳的一只手放开了提着的裤脚,有些慌乱的抓住了母亲的吊带,把一边的吊带扯了下来,露出了戴着乳罩的胸部,而他那脱下一半内裤的下体也完全暴露出来。

「啊,儿子,小心点,」芮静努力扶住快要倒下的儿子,全然不顾暴露出来的乳罩和儿子晃动的下体。

「对不起,妈妈,」小柳站稳后,急忙收回了抓着母亲衣物的手,有些尴尬的说道。

「没事吧,儿子,你看你刚才多危险,算了,还是我帮你脱下裤子吧,」芮静想想都有些后怕,如果她离得远一些,扶不住儿子,那儿子摔在地上岂不是会伤上加伤。

小柳这时也知道了刚刚有多危险,如果摔下来是碰到受伤的左手,一般的骨折也会瞬间加重,可能以后还会留下后遗症,现在他也顾不得尴尬,答应着让母亲帮他脱下内裤。

平复下来后,芮静拉上被扯下的吊带,才有空观察到儿子暴露出来的小鸡鸡,刚刚被惊吓了一下,儿子的小鸡鸡没有完全勃起,不过看起都有了接近成人的尺寸,没想到儿子下面这么大,在看着儿子结实的身材,尔有丈夫年轻的模样,芮静害羞的想到。

虽然儿子是长大了,不过对于芮静来说也不是第一次帮儿子洗澡了,以前儿子还小那时,可全都是她在打理的,就算现在儿子有着接近成人的体格,但怎么说还是她的孩子,芮静这样想着,思想也就豁然开朗起来,那一丝尴尬全都消散了。

小柳此时还是脸红的面对母亲,看到母亲观察着他的小兄弟,把头埋得很低,尴尬得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芮静发现了儿子的羞愧,倒是很坦然的开导起来:「儿子,有什么好害羞的,在你小的时候都见多了,哪次不是我帮你洗澡帮你洗小鸡鸡的,现在不过长多点肉而已,」说着还调皮的用手在上面捏了一下。

这一捏只爽得小柳全身哆嗦,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瞬间酥软起来,而原本软绵绵的小弟弟瞬间涨大起来,连芮静都被吓了一跳,「哎哟,儿子终于长大了哟,」芮静弹了一下小弟弟,调笑起来。

这一刻被自己的母亲这样调笑,小柳恨不得把母亲的嘴堵上,有这样说自己的儿子的吗,经过芮静的取笑,小柳看到母亲都没有丝毫的尴尬和不自在,还把他当孩子看待,他也放下心来,大大方方的直挺着肉棒,等待母亲的一下步动作。

「儿子,这下我又不得不说你了,你看,小鸡鸡上一层一层的污渍,还有一丝丝的味道,你平常就是这样打理它的!」芮静蹲下来,就算没有靠近,也能闻到肉棒上一点点腥臭的味道。

「那个……还不是这几天,你在后面看着,害得我都不好意思洗太久。」「哼,就算你说得有理,看来我还是要帮你清理一下了」芮静说着,用手握住儿子的肉棒,另只手托住下面两颗蛋蛋,然后用手指有力圈住肉棒,将上面的包皮轻轻褪去。

小柳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包皮一点点褪去,一颗又红又大的龟头暴露了出来,芮静挤出一点沐浴露在手上,来回搓弄龟头和棒身,认真清理着上面的污渍。

小柳爽得直想呻吟出来,但还是强忍住了一声不吭,他可不想被母亲误会,这种快感持续不到一分钟,芮静就停止了手上的搓弄,用花洒冲掉上面的泡沫,接着用毛巾擦拭干净,而小柳处在了不上不下的地步,没能发泄出来,心里满是失望。

是啊,母亲只是把这些事情当做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来帮助自己的孩子,她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心情呢,她又怎么可能帮我发泄出来呢,小柳心里这样想,收拾了一下失落的心情,继续回房间学习了。

睡觉时,芮静把今天在卫生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丈夫,惹得丈夫不断追问她详细的过程,芮静大概猜到自己丈夫在想什么,近几年她发现丈夫有个小怪癖,做爱时喜欢听她淫荡的叫声和粗俗的话语,更是在她叫着儿子时变得十分勇猛,时间一久,连她有时也会有些莫名的感觉在里面。

*******************************************************************终于出现了新手的后遗症,因为没有大纲,想到什么写什么,现在卡文了,虽然还是磕磕碰碰的把这章完成,不过后续的发展还是比较纠结,之前注意到有人说踢开父亲,占据母亲,那也太简单了,和《美母》一样,一句话,父亲借钱破产,母亲发现离婚,就直接出局了,其实两个人的剧情还是没有一家人的剧情那么有代入感,那么有感觉的,我还是希望能循规蹈矩地发展,整体看起来比较合理,不那么唐突,然后适当加些现在流行的兴奋点,正因为考虑太多,想法太多,才造成现在的举笔艰难。

*******************************************************************04章

经过那一次洗澡过后,小柳心里就多了一种期盼,不过几次下来,母亲再也没有帮他洗小鸡鸡,只是帮他脱下内裤,却要他自己来搓洗。

而东晖每晚都会询问自己的妻子怎么帮儿子洗澡,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不过妻子的回答每次都是千篇一律,东晖知道妻子不会骗他,渐渐的也就失去了兴致。

进入六月的天气,太阳变成一个大火炉,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小柳的心情如同这天气一般,无法平静下来,那一次在母亲的搓弄下带来了短暂的快感,深入骨髓,无法忘怀,每到晚上母亲帮他洗澡,他总是期盼着什么,但一次次的现实如同坚石一般击碎他的内心,让他心灰意冷。

一天晚上,芮静如同往常一般,开始在卫生间做准备,并打好热水,突然想起儿子在家休养已经有十多天的时间了,不知道功课复习得怎么样了。

等到儿子来到卫生间,她便开始询问道:「儿子,你的手臂已经开始慢慢好转,应该过几天可以返校了,不知道最近在家自习得怎么样了?」小柳一愣神,没想到母亲会问这个,因为最近他老是无法集中精神,学习也是兴趣缺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怎么过来的,但是他也不敢撒谎骗母亲,只要母亲随便翻开他的课本查看就一目了然了。

芮静正准备帮儿子脱掉上衣,发现儿子楞在了那里,表情充满了纠结,就猜想到,该不会是儿子只顾着玩耍,全然忘了还有功课吧。

小柳全然没有注意到母亲已经发现他纠结的表情,还在准备着说辞,但是在他刚抬起头,对视到自己的母亲时,发现母亲一脸的严肃,心中就暗叫不好,自己愣神的那会功夫,可能被母亲看出了端倪来。

他突然感觉嘴巴发苦,刚刚准备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发不出来。

「儿子,是不是最近只顾着玩,忘了复习功课,」芮静认真的问着。

「不是……不是的,我没有玩,只是……,」这时小柳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些天干了什么,每当开始复习功课时,脑海里就浮现母亲的身姿,就开始幻想着晚上能发生点什么,这些想法他能说吗?而且他敢说吗!

「儿子,我知道你手受伤不方便,每天学多学少我都不怪你,那毕竟是有一些客观问题,但是如果你一点没学,那就是态度问题!」芮静放下毛巾,严厉的说着,眼里透露出一些失望。

小柳低着头,看到自己的小弟弟如同他压抑的心情一样,软绵无力的趴着,听到母亲的训斥,他内心也很难过,只能勉强回应道:「我是想学习,但是我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为什么无法集中精神,你有想过吗,之前我就发现你好像不在状态的,和妈妈说说,到底什么原因让你分心的。」「因为……因为……,」小柳憋着通红的脸,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还是没敢把话说出来。

芮静一下愣住,儿子以前可不是这样,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她已经习惯于儿子的坦然,现在感到儿子是在为自己找借口,所以批评道:「不要给我找借口,你要反省自己!」小柳没想到母亲这样严厉批评他,他突然感到十分委屈,这段时间的各种不顺利一幕幕闪过脑海,心中总有着一股怨气需要发泄,所以那叛逆的心里一下子起来,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母亲,说出来又怎么样。

「都是因为你,为什么每天穿这么性感的帮我洗澡,还搓得我心痒难受,不上不下的,你知道我每次忍着是多么难受吗!」这次小柳真是用尽力气吼出来的。

儿子的一番话真的吓到了芮静,她指着儿子,气得身体都颤抖起来,这真的是以前那个活泼聪明、天真可爱的儿子吗?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陌生,还说出这种话来。

连澡都没有洗,芮静就把儿子赶回房间好好反省,这一刻她完全忘记,儿子已经长大,不在是以前那个天真的孩子,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七情六欲。

芮静之所以这么生气,除了感觉到儿子的叛逆外,还有她作为母亲的尊严受到了挑衅,自己每天辛苦帮他洗澡,而他却是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能好好学习,她不能置之不理,就算她教学这么多年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学生,没有经验的她,现在只有感到一筹莫展。

晚上9点多钟,开完会的东晖回到家里,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说话声,没有电视声,连客厅的吸顶灯都没有开,只有过道里闪着昏暗的灯光,他感到一阵疑惑,换上拖鞋,开门走进了卧室,看到妻子倚在床头,看着手机。

「老婆,今晚怎么这么早就趟床上了,」东晖奇怪的问道。

看到是丈夫回来,芮静放下手机,走下床,接过丈夫的公文包放好,叹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儿子闹的。」「他怎么了,手上的伤不是在好转了吗,」东晖坐到了床上,更加疑惑了。

芮静把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丈夫,希望丈夫能帮她出个主意。东晖认真的听着,表情慢慢严肃起来,等到妻子说完,开始沉思起来。

过了一会,东晖抬起头看看门外,又转过来看看妻子,心中有了断绝,「老婆,你知道儿子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吗?」「嗯?」芮静确实有想过,但还是想不明白,听丈夫的语气,好像已经有了答案。

「老婆,和你说个我以前的事情啊,听完后你应该能明白,在初中那会,我还住在村上,每天都要去距离五公里外的镇上读书,当时因为没人教管,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整天到处惹是生非,有一回,邻居的张胖子说发现好玩的事情,便带我一起去。」东晖停顿了一下,组织着词语,毕竟那事情太久远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芮静急忙问道,显然是被丈夫的话吸引到了「张胖子竟然是带我去偷看同村的李寡妇洗澡,当时出于好奇就跟去了,当李寡妇进到卫生间后,我们就翻墙进去,躲在门后面偷看,现在想起来真可笑,第一次做这种事,不敢看久,就看到个赤裸的背影,不过你知道就这么一个白花花的背影,对当时没有任何经验的我来说有多大冲击吗,当天晚上我第一次做春梦,后来就幻想着女人的身体,都快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但是不出几天,隔壁的张胖子就出事,听说去偷看李寡妇洗澡时被当场抓住,还被打瘸了腿,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最后他们全家也搬走了,出了这么一件事,我当时心惊胆战了好几天,怕被张胖子供出来,之后什么事都没发生,我才从惊慌中醒悟过来,开始努力读书,终于考上了高中,再考上大学。」东晖一口气把这个往事说完。

芮静没想到自己的丈夫还有这么一段历史,虽然丈夫轻描淡写的说着,但是她能感觉到丈夫当时是经过多么的迷茫仿徨和激烈的思想斗争,才有了以后的发愤图强。

「这就是青春的代价,总要经历一些事才学会成长,」东晖对这件事做了一个总结。

这么一句话,瞬间点醒了芮静,她想到了儿子,现在的儿子何尝不是和以前的丈夫一样,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他有了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欲望,自己的冲动,自己不应该是盲目的批评他,而是应该明白他的诉求,并帮助他。

「我们不能用以前的眼光看待儿子了,现在的学生比我们那时还早熟,他现在只是有一些叛逆期的冲动,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认识到,并引导他走上正确的道路,」东晖继续对妻子说着。

「但是,好像儿子的幻想对象是作为母亲的我啊,刚刚我用手机查了很多,你说我们的儿子是不是有些恋母情结,」芮静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个一点都不奇怪,你这是当局者迷,儿子从小到大,都是你一手在打理你,所有女人中接触最多就属你了,而且你还这么温柔美丽,是男人都喜欢你啊,况且我们的儿子现在都是个小男人了,」东晖笑呵呵的说着。

「哪有你说得这么好啊!」妻子害羞道。

「恋母说明儿子很依赖你,很重视你,现在儿子还没成家立业,依赖你总比疏远你好吧,像他这种年龄,我们不能一味的拒绝,要学会开导,现在对他来说很多东西还不能准确的明辨,比如女人,比如感情,所以恋母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事情,他只是需要一个正确的引导,只是在这个过程要把握一个度。」「老公,没想到一眼就被你看到重点,」妻子对着东晖赞扬道。

「你这叫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这是作为旁观者,而且还是男人提示你,还有我相信我们的儿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冲动的,可能是最近的受伤或者各种因素使他情绪比较烦操而已,有时发泄一下总比憋着好,我想现在他可能已经躲在被窝里后悔了」夫妻俩聊了很久,慢慢的,芮静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和答案。

看着妻子舒展开的眉头,东晖心里也是感到满足,他在外忙碌就是为了这个家,他可不想家因为各种矛盾而失去它的意义,此时此刻,他都没注意他在妻子心里种下的是一颗什么样的种子,最后会长出什么样的参天大树。

第二天,丈夫早早就出门去上班了,芮静早上没有课,趁着这个时候,她觉得有必要和儿子好好的谈一次,想到就做,她走到儿子房间门前,轻轻敲了下,见到没有反应,就直接开门进去。

今天她没有穿上平常在家里穿着的睡衣或吊带,而是换上了端庄得体的衬衫加职业窄裙和肉色丝袜,少了平时的妩媚,多了一些知性,这是特别打扮的,为了怕儿子碰到她装束少而尴尬。

进到房间里,只见儿子在床上侧躺背对着她,但是从微微颤抖的身体可以看出,儿子已经醒了,现在只是装睡而已,轻咳了一声,芮静说道:「儿子,起床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不起来我就去掀被子了。」小柳知道他被母亲发觉了,但是又不知道怎么面对母亲,在昨晚一回到房间,他就后悔了,那是他最敬爱的母亲,他怎么会说出那些话来呢,母亲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会不会疏远他,小柳越想越害怕,越不敢面对母亲。

就在他思维还混乱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摸到床上,身上一轻,整张被子都被掀起来,他转过身来,有些惊慌的看着母亲,一只手企图抢回被子,现在没有了任何遮掩的物品,他的下体正在高高的勃起,一目了然。

芮静手里抓着薄薄的被子,之前还奇怪儿子为什么包裹着这么严实,虽然有着空调,现在看到儿子高高勃起的小鸡鸡,她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小家伙是晨勃了。

现在的芮静到没有很惊讶,已经解开心结的她反而有些害羞,到了现在这家伙竟然还是一点都不老实,如果此时小柳听到母亲心里的想法一定大喊冤枉,晨勃又不是他能控制的。

虽然她已经想开,但是昨晚被儿子吼了一次,那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所以她心里还是有些气恼,就想着怎么惩罚一下儿子这根羞人的东西。

想到就做,芮静手里的动作很自然地捏上了儿子的肉棒,小柳没想到母亲的动作这么大胆,一下不敢直视母亲,但这并不妨碍他观察着母亲的身体。

此时母亲一只脚站在床边,一只脚跪到床上,弯曲着身体,一只手伸得直直的捏住他的小鸡鸡,母亲腿上穿着职业窄裙,但是因为弯腰的缘故,肥大的翘臀把裙子撑得紧紧的,臀部圆润而巨大,腿上应该是穿上了肉色丝袜,薄薄的一层,泛着迷人的肉光,身上的衬衫似乎包得并不严实,从领口往里看,可以看见包裹在乳罩里的半边雪白肥美的乳肉。

大概是芮静手上捏的动作比较轻,没有达到惩罚的效果,反而使小柳的肉棒变得更加坚硬肿大。

她恼羞地看着手中变大的肉棒,改用手掌朝肉棒用力拍一下,这一下疼得小柳从快感中清醒过来,可怜兮兮的看着母亲。

「起来啦,拿上衣服去卫生间,现在帮你洗澡,」芮静装着凶恶的样子说道。

小柳看到母亲凶恶的表情是装出来的,说明母亲已经不生他的气了,便高兴得屁颠屁颠的跟着母亲走进卫生间。

卫生间的东西都已经准备齐全,芮静并没换上宽松便于工作的睡衣,虽然她思想上看开了,但是在没有了解儿子的感受前,还是要保持保守些。

等到儿子坐下来,芮静率先开口:「儿子,妈妈昨晚不应该在没有了解你的感受就对你凶的,原谅妈妈好吗。」「没……没有,妈妈,我才要说对不起的,我不应该说那种话的,」小柳满脸愧疚的说道。

「能和妈妈说说你的想法吗?」芮静满脸希冀的看着儿子。

可能是被妈妈的真诚打动了,小柳壮着胆子说道:「就是突然很喜欢妈妈,我也说不清楚那种感觉是不是爱,还是身体的本能反应。」「之前没见过你有这些反应的,为什么突然就对妈妈感兴趣了,」这个问题芮静想了想,还是决定问出来。

小柳被问得不知回不回答,这是他内心的秘密,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现在竟然被母亲问出来,觉得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因为……因为之前……不小心看到妈妈和爸爸做那事情。」听到儿子这句话,芮静唰一下脸红起来,惊讶得捂住自己的樱桃小嘴,不用儿子说明是什么事情,她已经明白过来,虽然很想问是什么时候看到的,但是内心的羞耻让她怎么也不了口,这事竟然被儿子看到,此刻她感觉自己在儿子面前就像是一丝不挂的,作为母亲最后的尊严就这样被捅破。

对于她来说本来是无比难为情的事情,但是怎么会感觉到一丝丝兴奋在里面呢。

此时此刻,整个卫生间陷入了片刻宁静,小柳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秘密,正低着头等候母亲发落。

芮静最先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丈夫说的欲望的根源,明白过来的她,并不打算责备儿子,是自己太不小心了,她知道这种事情对青春期的儿子来说冲击是多么大,如果不加以引导纠正,以后谁也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很多新闻提到的青少年强奸案件,大部分都是因为没有家人的管教,而且深受市场上黄色电影的影响,才因为自身的好奇和冲动走上犯罪道路的。

「儿……儿子,这事情你有对别人说过吗,」芮静越想越觉得后怕,竟然现在大家把话说开了,就要在这方面让儿子有正确的认识。

「没有,我只敢和妈妈说,」小柳小声的说道。

听到儿子的话,芮静还是感到很欣慰的,果然儿子最亲近的还是她,便试探性地问道:「儿子,你知道那事情是做什么事情吗?」「妈,我不是小孩子了,现在的生物课本上都有学到,说好听点是繁殖后代,通俗来说是做爱,现在的学生基本都懂的,」小柳觉得母亲严重侮辱了他的智商。

芮静本来想委婉点提起这个话题的,谁知道儿子说得这么直白,白了儿子一眼,有些无语的说道:「知道就好,你现在正值青春期的时候,对什么都好奇,我不想你因为这些事情耽误了学习。」小柳感受母亲浓浓的关爱,「妈,我知道,其实我也想好好学习的,看到你和爸爸做那事情之后,也曾经迷茫过一段时间,后来想通了,正要把心思放回学习上,就发生了事故,内心就变得焦虑急躁起来,在加上洗澡时裸体的面对你,我更加控制不了身体的反应。」终于听到了儿子的心声,芮静感到很高兴,儿子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虽然有冲动,但是会自己反省,自己不应该错怪了他。

「儿子,如果……如果说妈愿意帮你,你接受吗」芮静小声的问道,虽然做了决定,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啊!什么接受吗?」小柳一时没反应过来。

「之前还说自己多聪明,现在怎么这么笨了,非要我说得清清楚楚吗,我是说帮你射出来,这么直白满意了吧,」芮静难为情的说道。

「什么,那个……那个不用了吧,」当幻想成为现实后,他自己反而扭捏起来,还害怕着这一切都是做梦,醒来后什么都没有。

芮静看到儿子的模样,咯咯的笑了起来,之前还这么大胆,现在却变得胆小了,「妈是真的想帮你的,这种事情仅仅只是说教没有什么意义,只有从根源上入手,才能解决问题,之前如果你是很色急的样子,我并不打算真的帮你,但是现在看到你犹豫的模样,我反而放心了,不过你不要想歪了,这只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有必要指导你在这方面有个正确的认识。」竟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小柳也就放开了,自从懵懂的对母亲有想法后,有些事情他只敢想想,并不认为真的能发生,现在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的来到眼前,还有什么好拒绝的呢。

下定决心后,小柳憧憬的看着母亲,芮静知道他的意思,张开性感的嘴唇,娇笑道:「别急,先帮你洗下先,你看你,昨天都没得洗澡的了,」说着,用湿毛巾在儿子身上擦了一遍,然后抹上沐浴露,仔细的擦了起来。

当她擦洗到儿子胯下时,胯下的肉棒慢慢变大,芮静呆呆的看着,仿佛看到了老公年轻时候的模样,「儿子,你想怎么弄,」既然答应了儿子,想通的她倒没有了害羞的感觉。

「就像上次那样搓着就好了,」小柳迫不及待的说道。

芮静满脸通红眼媚如丝的看了儿子一眼,用自己纤细的手指抓了上去,感到胀大的肉棒在手里不自觉的跳动,开始前后的搓弄着,手上那细嫩的触感,爽得小柳只想呻吟。

为了方便蹲着,母亲把窄裙撩上了一些,一条晶莹美白的丝袜美腿清晰可见,可能是怕被地上的水躺湿,脚上穿着有防水台的高跟鞋,踮起的美艳脚趾把丝袜尖绷得紧紧的,隔着丝袜的脚趾若隐若现,又白又嫩,小柳已经滚烫的肉棒在母亲的玉手中进进出出,随意玩弄。

「好舒服啊……妈妈好会弄啊……嗯,」看着母亲给自己打手枪,而且还是亲生母亲,那种禁忌的快感舒服得小柳叫出声来。

芮静听到儿子的声音,羞得她全身热乎乎的,说得她好像淫荡无比似的。

小柳完全没有注意母亲的感受,只顾着自己的舒服,「妈妈……好舒服啊……我好喜欢你。」芮静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儿子的阴茎,开始用力的套弄起来,而肉棒上的龟头在她卖力的套弄下,分泌出透明的液体,沾满了她的玉手,感受着肉棒上的变化和儿子的喘息声,她知道儿子要来了,更加快速的前后搓弄。

小柳感到下体涨得似乎要爆炸,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抖动,一发发精液喷射而出,母亲像是早有准备一样,用手掌挡住,只是小柳喷射的量比较大,母亲的整个手掌全部沾满精液,还有几滴撒到了丝袜大腿上。

一直等儿子射完最后一滴精液,芮静才站起来拿下花洒冲洗,母子俩静静地没有说一句话,谁也没有打破这和谐的气氛,一切尽在不言中。

随着这一次的射精,小柳把这段时间积蓄的欲火和情绪都宣泄出来,整个人都心情舒畅,而母子之间的裂痕也在这一次事情中愈合。

【完】

字节26734

剑圣挂机最新版

南方彩票免费下载

冒险王2重温经典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