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攫取了高价物流的利润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1:22 阅读: 来源:咖啡机厂家

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CPI同比上涨5.3%,再次超过预期并继续挑战老百姓的心理承受能力。而在一片“物流成本过高推高了物价”的“喊打”声中,物流行业成为众矢之的。但是记者的调查发现,物流业也是有苦难言,高昂的费用背后成本居高不下,利润极低。正如中央电视台的评述所言,这个行业众多小企业生存的现状就说明行业总利润不高的事实。

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中国目前的流通体系还很落后,物流更甚,反而是流通环节太多,各种无形的潜规则推高了流通成本,才导致终端价格居高不下。”业内专家认为,降低物流乃至流通成本,短期亟需打破行政壁垒,整治各种乱收乱罚以及交通管制等潜规则;长期需针对流通体系予以立法,加大政府补贴和扶持力度,并提高行业信息化水平。

正本清源

运输费、保管费和管理费分别增长13.6%、24.2%和20.8%

根据发改委今年4月披露的一份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比例17.9%。在去年,这一数据为17.8%,约为美国的两倍。

据了解,发改委披露的一季度物流总费用中,包含了运输费、保管费和管理费三部分。其中,运输费用占社会物流总费用的比重为54.2%;保管费用占比为34.1%;管理费用占比为11.7%。

广东省物流行业协会副会长马仁洪告诉记者,一方面油价、人力成本在上涨,另一方面高速路桥费、停车费、时不时的罚款等各种税费支出居高不下,物流企业的运营成本压力不断增大。

今年一季度物流业PMI中间投入价格指数持续上升,运输费、保管费和管理费三项费用分别增长13.6%、24.2%和20.8%。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去年四季度以来,国内汽、柴油价格已连续四次上调,成为物流费用上升的重要原因。

除了油价,早已成为众矢之的的路桥费恐怕是压在物流企业头上的另一座大山。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戴定一指出,对跑长途的物流企业而言,路桥费占到了运营成本的20%-30%。另据广东港中能达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邓亚春向记者透露“路桥费占到快递公司运营成本的50%左右。”

世界银行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的高速公路通行费是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全世界总共14万公里收费公路中,中国占据了10万公里。全国政协委员孙继业表示,我国95%的高速公路、65%的一级公路都是收费公路。繁重的公路收费对物流企业的“伤害”可以从一个侧面得到印证,据W IND数据统计,2010年A股19家高速路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全部在35%以上,利润率远超地产、金融业。

不断激增的仓储成本也是导致物流成本居高不下的重要因素。据了解,存储成本占整体物流成本的1/3左右,并呈上升趋势。世邦魏理仕今年发布的《亚洲观点》报告预计,物流物业租金的上涨幅度将高达20%。

另一个让物流企业头痛不已的应该是乱收费和各种罚款了。据央视日前调查,全国公路罚款每年可能高达4000亿元。这一数据约占到2010年中国物流业增加值的15%。

事实上,上世纪90年代,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现象十分严重,极大地增加了物流成本,造成民怨沸腾。然而,有河南维权司机反映,经过17年的治理,这种现象依旧非常严重。更有司机称,钱一交就可以走,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罚款,一次罚款至少100元。

马仁洪说“在广州这种大城市还好,要是去了下面,到处都要查你的货车,卡住你,甚至到了停下车就叫你交钱,否则别想走的地步。”

“只要是穿制服的,谁都想砍一下你,让我们无所适从,这个是很要命的。”马仁洪表示,虽然现在情况有好转,但还是很乱。

此外,当下一些城市的“禁行”、“限行”也加大了物流的成本。比如在北京,大货车是不能进城的,而人货混装的车辆也不能上路。

浮华背后

今年1-2月物流企业成本增长39.6%,利润额同比下降8.6%

尽管2010年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已达18%,尽管不少物流企业老板认为,中国物流业可谓“朝阳产业”,甚至有人高喊物流产业将开始“黄金十年”的发展时期,但不可忽视的是,浮华背后可能隐藏着“花钱赚吆喝”的尴尬境地。

一位仓储业人士透露,整个物流行业的平均毛利率由2002年的30%降低到了10%以下,已进入微利时代。另据中物联副秘书长贺登才估计,目前仓储企业的利润率只有3%-5%,而运输企业只有2%-3%。国家发改委称,全国重点企业物流统计调查数据显示,今年1-2月物流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4.6%,成本增长39.6%,利润额同比下降8.6%。

马仁洪不无担忧地表示,目前,中国第三方物流企业基本上已经到了难以生存的窘境。“物流企业成本在上涨,但是运输价格提不上去,加之各种税费支出多,企业都快顶不住了!”

令马仁洪感到困惑的是,第三方物流企业减少了,价格却没有跟上去。邓亚春也向记者诉苦,“包括油价、人工等成本都在上升,但是物流公司对客户的价格就是上不去。”

以今年一季度为例,物流业收费价格指数各月分别为53%、52.2%和50%,逐月下降。1-3月,大中型运输企业公路运输价格大体平稳,中小企业运价同比下降20.7%。

不幸的是,中国物流公司绝大部分属于中小企业,乃至个体户。据交通部门统计,目前中国物流市场中,车辆在10台以上的公司,比例不到10%,车辆在100台以上的不到3%,只拥有一台车的个体运输户占了将近40%。

长期关注物流成本构成的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常务理事翟学魂一语中的,“小、散、弱、差的现状决定了公路货运基本上还是依靠价格进行竞争。仅以近五年为例,每吨公里运费从三毛钱左右降到了两毛钱。”

事实上,正是因为价格上不去,各种成本却在节节攀升,物流行业陷入了“不超载不赚钱”的怪圈,这也是导致超载超限屡禁不止的一个根本原因。

南充工服订做

晋中工服制作

牡丹江工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