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第八章

发布时间:2021-01-20 13:40:09 阅读: 来源:咖啡机厂家

08、

第三天,也许是昨晚两人实在是太累了,一直睡到了下午的时候,孙元一才醒了过来。

他扭头看看关珊雪,她竟然还没醒!

想想也是,他鸡巴的那个尺寸,换了不管是谁都一定要适应一阵才行的,而关珊雪从来到洛沙岛的第一晚就跟他翻云覆雨,第二天疼了一天都没好,到了晚上也不过就是稍稍减缓一些,本来就是要适应,却又和孙元一再赴巫山,昨晚孙元一射完精之后关珊雪几乎已经处于脱力的状态,睡到现在也是正常的。

孙元一支起上身,看着这个本应该是他岳母,如今却已经是他情人的女人,虽然被子盖住了她的身体,但依然能看出那起伏的曲线,玲珑的身条。

睡梦中的关珊雪均匀呼吸着,胸口随之起起伏伏,时刻在引诱着孙元一。

此时的孙元一心里虽然还挂念着蒋丽丽,但这种牵挂随着关珊雪与他的水乳交融冲淡了一些,更何况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蒋丽丽的逃婚反而促成了他与关珊雪的好事,这让他真正觉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乃是一句真理。

蒋丽丽的美貌本身就是来自关珊雪,可她的身材与关珊雪相比就差了一大截,更不要说欢好时的风情了,青涩美貌的处女风韵又怎比得上经历过雨露恩泽的美妇呢?

想着想着,他的鸡巴忍不住又勃起了,因为侧身的缘故,一下就顶到了关珊雪。

他将手伸进被窝里,摸到关珊雪身上,在乳房上揉捏两下,关珊雪似乎还在梦中,轻轻哼了一声,孙元一在乳头上也轻抚两下,顺着那光滑的皮肤往下摸去,平坦的腹部、隆起的阴阜、柔顺的阴毛,一一在他指间划过。

其实孙元一的鸡巴刚顶到关珊雪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只是这两天实在是太疯狂了,即便是已经睡了这么久了,此刻的她还是觉得全身都软了,软得好像一丝气力也没有,只能任由孙元一在她的身上巡游。

孙元一在阴毛上抚摸着,承托着阴毛的那个小山丘,在细柔的阴毛中高挺着,他的手继续往下,已然是到了关珊雪的穴口了,手指轻划,竟是腻腻滑滑的,原来关珊雪尽管身上没有力气,但身体却有了反应,小穴在肿痛中透着些许酥麻,淫水也渐渐分泌了出来。

于是孙元一用手指在穴口摸来摸去,不时用指肚在穴口画圈,把指尖向里轻点进湿淋淋,滑润润的小穴内。

“哼…”关珊雪被他挑逗得禁不住发出娇吟来,呼吸也沉重急促。

孙元一听她这声音,自然也知道她已经醒了,也就不再只限于轻点,而是把手指一点一点向小穴里伸。

穴内淫水已很充盈,自然也就十分润滑,手指的进入没有任何的阻力,而淫水也顺势从手背上流了出来。

“嗯!…”关珊雪的娇躯轻轻地颤抖着,娇哼了一声。

“阿雪…醒了吗?”孙元一轻声道。

关珊雪这才羞涩地睁开眼,责怪道:“你这样我哪里还能睡着呀…”

孙元一微笑地看着她,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手指仍然在穴中抽插,屁股略微移动,使得鸡巴紧紧顶在关珊雪身上,说道:“那你要不要也摸摸我的?”

关珊雪给了他一个白眼,可是手却顺从地握住了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鸡巴。

真大,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恐怕两只手都难。她心中想到,这东西这两天带给她的既有快乐又有痛苦,直到现在她的小穴还是胀胀的疼,哪怕孙元一现在在挑逗她,她的身体也给出了诚实的反应,但那种疼痛却始终伴随着身体的酥痒。

看孙元一的举动,似乎是想今天跟自己再来一次运动,可是自己真的害怕,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承受一次这巨物的强烈抽插。

关珊雪的小手托着那根鸡巴,在上面来回摩擦着,弄得孙元一十分的舒服,在她小穴中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

“嗯…”关珊雪感受到这种快感,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孙元一俯下身去,将她其中一颗乳头含进嘴里,用舌头在上面又是舔又是吮又是吸,整得关珊雪整个身子都酥软了起来。

“哈…哈…”关珊雪喘着气,原本托着鸡巴的手来回摩擦得更快,只感觉龟头上流出了液体,黏湿了她的手心。

孙元一感觉穴中越发的湿滑,心想也应该是时候了,便将鸡巴从关珊雪手中抽出,一个翻身压到她身上,把龟头顶在穴口。

那一瞬间,关珊雪的娇躯就是一震,她知道孙元一这是准备插进来了,可是她能感觉到,穴中除了酥、麻、痒之外,更多了一种胀痛感。

一定是这两天跟元一做爱太厉害了,怪只怪他的那东西实在是太壮硕了,唉…关珊雪心中想道。

“啊!”关珊雪一声惨叫,就在她愣神的那一会,孙元一已经插了进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关珊雪的这一声叫声实在是太凄惨了,把孙元一吓得够呛,急忙关切地问道。

关珊雪语带抽泣,缓了一阵身体上的疼痛,才用一种哀求的语气道:“元…元一…我…我下面好痛…感觉都肿了,实在是吃不消了!”

孙元一看着她娇媚的哀求样子,心里也心疼起来,就说道:“是我的错,对不起,妈,我只顾自己,都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说着,他将鸡巴缓缓从穴中抽出,尽量减少关珊雪的疼痛。

关珊雪看他自责的样子,说道:“这也不能怪你,怪只怪…只怪你这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我们这两天也…也太疯狂了…”

孙元一笑道:“我来看看吧,是不是真的肿了。”

说着他顺手掀开了被子,关珊雪只觉得身上一凉,孙元一跨上她的身子,把头伸到她的小穴处,低下头,用双手扳开关珊雪的双腿仔细看,而他的鸡巴就正对着关珊雪的小嘴。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红艳艳的鼓鼓肉缝,肿得老高,正因为肿着,大阴唇和穴口乍一看竟像一颗鲜红的水蜜桃一般,穴口不停地张合颤动跳跃,流出的淫水,已经充满了股沟,连肛门也湿了。

孙元一笑道:“没想到还真的肿了。”说着,他轻轻伸出舌头舔上小穴。

“嗯…嗯…”关珊雪不由得哼出声来,声音像一只慵懒的叫春猫一样。

孙元一将舌头慢慢地伸进小穴里,然后再缩回来,又伸进去,又缩回来,很有规律的行动着。

“嗯…哈…”关珊雪颤抖着,抽慉着,樱桃小嘴里不停地呻吟着。

孙元一边舔边伸缩,耳畔听着关珊雪的娇吟,舌尖感受淫水的咸腥,知道她已经十分舒服了,为了让她更舒服,他把嘴更贴进小穴,以便舌头能伸得更深入,而他的下巴正好碰到那凸起的阴蒂,于是他便在舔的同时用下巴去磨擦阴蒂,而他微微长出来的胡茬正好给阴蒂增加了刺激。

“啊…”关珊雪痉挛了一下,丰润晶莹的粉腿,开始不规则地伸缩着,轻踢着,她只觉得气息难续、欲火中烧,穴中也痒得十分难受,穴壁里一阵阵骚痒,淫水不停地涌出,使她全身紧张和难过。

孙元一自然也感觉到了关珊雪的变化,穴中涌出的淫水已经让他来不及吸吮吞咽了,于是他用力将舌头抻硬,努力伸到穴中,直到只剩舌根在穴外,鼻尖紧紧顶在阴蒂上。

当舌头伸进穴中后,他又将舌上的力道放开一些,舌头立刻又变得软了些,轻轻翻动,舌头就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

穴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关珊雪只觉得更是又麻、又酸、又痒,整个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于是她拼命挺起屁股,使小穴能更靠近孙元一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穴中。

“啊啊…噢…好痒…痒死了…元一…啊…你…你舔得…嗯……啊…好痒…快…快别停…噢…”关珊雪口中哼个不停,只感觉口中和嗓子又干又燥,连连吞咽都没有什么唾液,真恨不能有个什么东西在嘴里含着才舒服些。

微微睁开眼,孙元一的鸡巴就在他的眼前,那硕大的龟头马眼流出些许粘液,晶莹剔透地挂在上面。看着孙元一的鸡巴,关珊雪的心‘砰砰’跳个不停,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左手握着鸡巴套弄着,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龟头缓缓地向嘴里吞。

孙元一只觉得龟头被一个温暖的软物包住了,想来应该是关珊雪在给他口交,舒服地轻哼一声。

他微微撑起躯干看向关珊雪的方向,只看到她正在努力将自己的龟头吞进嘴里,不由得更加情动,连鸡巴都胀大了一些。于是他也低下头,在关珊雪那滑腻的穴口轻吻几下,伸出舌头,用舌尖在阴蒂上撩拨数回,关珊雪被他的动作挑逗得双腿一抖。

孙元一嘴角微扬,没有停下动作,轻移头部,舌头在关珊雪的大腿根上转着圈,一时轻点,一时轻扫,惹得关珊雪痒痒的,缓吞龟头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享受这轻柔舒缓的挑逗。

孙元一感受到她的动作停了下来,臀部微微用力向下一顶,示意关珊雪继续吞入,而他则继续沿着她肥厚、滑腻的大阴唇外侧与大腿根部的股沟上下轻舔,又慢慢顺着大阴唇的外轮廓转圈,舌头吻舔着关珊雪肥厚、滑腻的大阴唇,从外向里轻轻扫动、撩拨着,把大阴唇又外到里都舔了个遍。

关珊雪的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摆动着,美臀不时活动一番来配合孙元一的舌头,因为被龟头堵着,她的口中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吟叹声。

孙元一感受到她的春情,自然是更加的卖力,舌头经由大腿根,掠过屁眼与小穴的连接处,从那里开始沿着大阴唇的那条缝向阴阜处舔去,一路舔到阴蒂,伴随着关珊雪呜咽的娇吟声,小穴深处早已是淫水潺潺,奔涌如泉了。

孙元一在阴蒂上不停地挑逗,在这个姿势下,他清晰地看到小穴中流出清澈的淫液,不过很快就混进了一些浑浊粘稠的液体,孙元一轻轻伸手在那液体上抹了一下,两指一捻,黏黏滑滑的,放到鼻下一闻,不似是淫水的那种味道,反倒是道有一股腥味,更接近精液的味道,这才想起来昨天射到关珊雪穴中后两人就都因为太累睡了,并没有去洗,可能因为是射在了子宫深处,都已经过了一晚了,精液也没有流出来,不过被他这么一刺激,淫水的流动倒是将精液给带了出来。

不过他对这事也不在意,舔关珊雪的小穴又不是没有舔过,无非就是一些自己的精液混在了淫水里,他的心里倒是也能接受。

他舌头上的动作不停,眼见着大阴唇呈现的肉缝张了开来,被大阴唇一直护着的那两片暗红色的小阴唇如同绽放的桃蕊,缓缓地半张,那浑浊的液体缓缓流出穴口也一点点的露了出来,能看到里面鲜红的穴肉。

此情此景,让孙元一更加兴奋,鸡巴不由得又是一胀,关珊雪正在继续吞入他的龟头,只觉得口中的那东西忽然一胀,不由轻轻哼了一声。

孙元一听到她的娇哼,也不再去看,张开嘴把小阴唇的其中一瓣含在嘴里,用舌尖轻轻扫着,关珊雪口中哼声更显,红润的丰臀也扭动着。

舔了数下,只觉得淫水与精液的混合液在他舌尖流动,酸酸咸咸,味道很怪,但倒也在他的接受范围里,于是又把另一瓣小阴唇也含住,这样一来两瓣小阴唇都在他的嘴里了,他将小阴唇一起吸住,舌尖在它们之间不停舔扫。

“啊…唔…”关珊雪被他这么一弄,不由自主地张嘴轻呼了一声,但又很快便被那胀大的龟头给堵住了,声音都被压制了起来。但身体的反应却是十分诚实,小穴里的淫水更甚,向着臀缝的位置滑去,不过孙元一也没放过,舌头快扫之余嘴中的吸吮也不停歇,吸进嘴里咽下肚中的混合液体可远比流逝的来得多得多。

“唔…哼…唔…”被孙元一这一舔,关珊雪全身一阵抖颤,两条坚实匀称的粉腿叉开得更大,粉嫩的小穴中淫水分泌更多,一股又一股的淫水全都被孙元一吮吸进嘴里然后咽下。她的口中发出畅快的吟声,只是由于被龟头堵住了,她的呻吟都只能有喉中发出,她并不是不想畅快呻吟,只是此刻她的嘴就已经几乎张到了极限,而那龟头也不过才进去了一大半,她只能在龟头上连吸数口,右手放到阴囊上,轻轻握住两颗睾丸揉捏,手嘴并用。

孙元一感受到关珊雪给予的回应,也用舌尖拨弄着含在嘴里的两瓣小阴唇,舌头探进小阴唇间的蜜洞中,舔舐着里面嫩嫩的穴肉,舌上用力,拨开那万分诱人的穴口,将舌尖顶了进去。待舌头伸进去了一部分后,他舌上力道稍减,舌尖在穴中转了起来。

“唔…”孙元一的这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关珊雪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刹那间,她浑身肌肉都僵硬了,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站了起来,穴中顿时更紧,将孙元一的舌头都夹住了。

原本握着鸡巴棒身的手紧紧地捏着那根巨物,嘴巴因为紧张瞬间都咬了下去,还好她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连忙一推,将龟头从口中推了出来,这才使得孙元一免除了断根之灾。

“嗯!!”孙元一也感觉到龟头上一痛,下身被关珊雪一推,龟头上只觉得凉凉的。

“啊…哈…哈…”关珊雪大张着嘴巴,看着眼前那个巨物,大口喘着气,她刚才被堵得差点窒息了,趁这机会赶紧呼吸呼吸。

孙元一也将舌头从穴中退出,撑起身子看向关珊雪,只看到她正在大口喘气,连忙问道:“妈,怎么了?”

关珊雪脸色绯红,歇了一会,等身上的肌肉都放松了,这才看着孙元一娇声道:“你刚才…刚才那个动作…实在太舒服了…”

说着,她刚才紧捏棒身的手又在上面套动,不好意思道:“阿华…阿华他从来就不会舔那里…跟别提像你这样了…尤其你刚才舌头在里面转动…我觉得魂都要飞了…”

孙元一听她这么说,心中开心,更有一股自豪感,笑道:“妈,别说蒋伯伯不舔你这里,即便他愿意,也不会像我这样的。”

关珊雪心中好奇,正要问他缘由,孙元一就已经俯下头去,舌头再次舔上穴口,继续如法炮制地将舌头伸进去旋转。

“嗯…”感受到孙元一在自己的穴上舔弄,关珊雪忍不住闭上了眼,享受了好一会这种感觉,只因为孙元一的这种舔法实在是太舒服了。

‘啪'’啪‘,忽然她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脸上拍动,睁眼一看,原来是孙元一的那根鸡巴正在一跳一跳的,因为太大了,所以随着床垫的摇晃上下摆动,正拍在她的脸上。她面上一笑,伸手握住棒身,不让它晃得太厉害,然后大力地套动着鸡巴,马眼口流出的透明液体,已经形成了一条细线垂了下来。

于是她伸出舌头,用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在马眼上舐着、逗着,尝着那股男子特有的美味,又侧过脸来,伸舌舐着那龟头的冠状沟,来回数次,直到整个龟头都油亮油亮的才罢口,又用牙齿轻咬龟头,另一只手在他的睾丸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

被她这么一逗,鸡巴顿时一胀,更多的透明液体流出,全都钻进了她的嘴里,她干脆就张开小口把鸡巴含了进去,因为刚才已经有了经验,她也知道想把这根巨物全都吞进去是不可能的,只能尽力而为,等到实在吞不进去的时候再一看,龟头冠还没有全部吞进去。

也只能这样了,要想吞进这么大的龟头,恐怕只有茱莉娅罗伯茨这样的才行了…她心中想道,开始努力舔吸着,用舌尖挑拨马眼,一下一下用嘴巴内壁刮蹭龟头,一手牢牢握住鸡巴上下套弄着,另一手握住两个睾丸缓缓揉捏抚摸。

“哈…哈…哦…啊…” 孙元一舒服地哼出声,只是他的舌头伸在穴中,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听到孙元一的呻吟声,关珊雪知道自己这样让他也很舒服,于是开始上上下下摆动自己的头,虽然不能将鸡巴整个吞进去,但即便是这样,口中的鸡巴也吞吐套送着,只听得’滋‘’滋‘的吸吮声不断,偶尔还能将整个龟头都吞进嘴里一下。

鸡巴在她的小嘴抽送,将她的嘴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只弄得她两颊发酸、发麻。

不仅如此,她还要忍受孙元一因为兴奋而偶尔出现的屁股挺动,每当这时,鸡巴就会更深入地插进她的嘴里,好几次都直接顶到了她的喉咙口,弄得她都想要干呕。

可她还是热烈地吮吸着那根硬挺的鸡巴,舌头在龟头上来回舔动,透明的粘液不断地从龟头马眼里渗出。

她的吸吮声音很大’啧‘’啧‘的声音充斥整个房间,而紧紧地握住鸡巴棒身的那只手,用力来回套弄,配合着嘴巴的动作,给予孙元一强烈的刺激。

“喔…啊…啊…”关珊雪的唇、舌、手三者并用造成的那种强烈快感,使孙元一忍不住扭动屁股,口中呻吟更甚。

关珊雪握住棒身,再次努力,一下便把孙元一的龟头吞入嘴里,瞬间吸力大增,吸得两颊都紧紧贴在龟头上。

“啊…啊…哈…”关珊雪口交的强烈快感,使孙元一的身体积极的反应,全身僵硬的颤抖,连舔弄小穴的舌头动作都缓了下来。

“嗯…哼…”关珊雪鼻孔张大快速呼吸着,把整个龟头吞在嘴里拼命地用力吸吮。

“哈…哈…啊…”感受到鸡巴上传来的快感。孙元一口中呻吟着,舌头转动抽插的频率更高,弄得关珊雪浑身都颤抖起来,穴中也像是地震般,嫩肉剧烈地翻动,淫水如同潮水般汹涌而出,身体如同痉挛不已,肌肉完全绷紧。

可是孙元一却没有停下工作,因为嘴巴大张着,想要把淫水全都喝下是不可能了,他只能尽量吞咽,舌头在穴内加大搅动的力度,使关珊雪达到疯狂的颠峰。

“啊!唔!哼!!!!”关珊雪忽然大声呻吟起来,身体突然开始剧烈地颤抖,两条美腿弯曲脚掌紧紧相抵,肌肉紧紧地绷着,大腿根那条筋高高地凸出,阴道里不断渗出淫水来。

与此同时,孙元一也感觉到鸡巴被吸的力道增强数倍,而关珊雪的舌头却没有在龟头上吮吸,甚至可以说,关珊雪全身出了穴中还在翻涌的嫩肉外,已经全都停下了动作。

“啊…啊…停…停下来!妈妈…不行了…啊!!要来了…”关珊雪猛地用力,才将卡在了最终的龟头给拔了出来,大声地呻吟道。

听了她的话,孙元一才知道原来她已经是到了高潮,眼见就要泄身了,刚要拔出舌头,就感觉到小穴里传来了很强的吸力,紧紧的吸住了他的舌头,血肉翻涌着,淫水从伸出喷涌而出,从舌头与小穴的缝隙间溅了出来,喷了他一脸。

他急忙抬身,把舌头从穴中抽出,只是从关珊雪穴中喷出的淫水,由于刚才被他的舌头给挤压着,经过一番蓄力后变得很有冲击力,他舌头一抽掉,立刻就喷溅出来,就像停水很久的水龙头忽然来水了一样。

孙元一岂会放过这些淫水,连忙又低下头,张开嘴盖在小穴上,舌头不停舔食,喉头不住吞咽,把还在激涌而出的淫水全都吞了下去,即便是这样,淫水还是把床垫都润湿一片,直到关珊雪下身颤抖,淫水不再流出了在停下了嘴上的两个动作。

而此时的关珊雪脸上满是红晕,眼神中满是迷乱,盯着在她面前的那根巨物,只觉得爱死了这根巨物的主人,忍不住握住鸡巴,撅起小嘴在上面又亲又吻,没几下,整个人就瘫倒在了床上。

孙元一感受到了她的无力,忙翻身下来躺到她身旁。

“妈,感觉怎么样?”他有些激动地问道,刚刚才舔完了关珊雪的小穴,他嘴上还是水光光的。

关珊雪看着他闪着光亮的双眼和油亮亮的唇周,意识到那是因为自己的淫水导致的,不禁害羞地拿过被子掩住脸面。

孙元一’嘿嘿‘笑着,伸手轻轻掀开被子,关珊雪忙扯住,捂在脸上,只露出一双明亮亮的眸子,眼中满是爱意和羞涩。

“怎么了呀?妈…”孙元一笑道,“刚才那样舒服吗?”

关珊雪微微点点头,眼神害羞地飘向别处,说道:“我…我舒服的…你…你不是还没射…”

“我没事的,只要你舒服就行。”孙元一又问道:“那你那里面还疼吗?”

关珊雪还是点点头,虽然刚才孙元一只是用舌头进去试探,可是在那种快感下还是有种种疼痛感,想来如果是要容入孙元一的鸡巴是不可能的。

“嗯…也好…我们来这里还没有真正的好好玩玩,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还有些时间,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嗯…”关珊雪点点头,忽然又道,“我…我帮你口交弄出来吧…只是让我自己舒服…也太自私了…”

“嗯?”孙元一惊了一下,没想到关珊雪会提出这个事情,他的鸡巴想要光靠口交确实挺难射出来的,不过刚才自己也已经兴奋不已了,射精的冲动也积累得差不多,这时候想要口交射精,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怎么?你不愿意?”关珊雪看他愣神,便开口问道。

孙元一回过神来,连忙道:“不是,不是,阿雪你肯为我口交,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刚才你给我口交我就觉得好兴奋了,现在你说要让我口交射出来,我怎么会不愿意…我只是担心会累着你…”

听孙元一这么关心自己,关珊雪只觉满心甜蜜,对自己没有让孙元一射精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也更加想要帮孙元一口交让他射出来。

“没事的…快些吧…趁还有时间,早点结束我们就能多玩会。”关珊雪道。

“嗯…行!”孙元一听了她的话,也点点头,心中却泛起一些苦涩。

他想得更加长远一些,这三天岳母与女婿的蜜月恐怕在明天就会彻底划上句号,等回到家里,他们便只能是长辈与晚辈了,如果他和蒋莉莉还是夫妻的话,他与关珊雪见面的机会还会多一些,可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回去了之后他跟蒋莉莉的夫妻关系十有八九会解除的。

发生了这种事,按自己父母的想法,以后跟蒋家断绝关系都是可能的,再想要见到关珊雪的难度可想而知,况且还有蒋胜华和蒋莉莉两个电灯泡呢,这就更加是难上加难了。

关珊雪见他同意了,便让他靠在靠背上,看看孙元一,见他面色难看,以为他是嫌弃自己,忙解释道:“你…你蒋伯伯年轻的时候…想让我给他…口交…我…我一直不同意…不过他给我看过很多…这样的…额…嗯…资料片…所以…你不要嫌弃我…”

说到这里,她脸上更红了。

孙元一听到这里才知道她原来是担心自己嫌弃她,伸手抚摸她的脸道:“怎么会呢!阿雪!在我们结婚以前的事情,就都当没发生,好吗?”

“嗯…”关珊雪羞赧地点点头,猛地意识到孙元一的用词,惊愕地看着他,孙元一与她直视着,脸上的苦涩却还没有褪去。

“你为什么会说这种话…我们不是…不是结婚…”关珊雪问道,“我…我不是已经答应了做你的情人…”

孙元一摇摇头:“不,这不一样的…”说着,他将自己刚才的分析对关珊雪说了一下。

听完孙元一的分析,关珊雪茫然地点点头,说道:“对…你分析的对…所以无论如何,你跟莉莉都不能离婚啊…”

她说这话,一方面是为了女儿考虑,另一方面是为了孙蒋两家的面子,最后一方面就是为了她自己,毕竟她现在对孙元一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岳母和女婿这种界限,更多的是男女之情。

孙元一听她说出这种话,知道她对于做自己情人这件事已经是坚定了信念,沉声道:“你放心吧,阿雪,我绝对不会和莉莉离婚的,不然…”

他说着伸手去握住关珊雪的手,关珊雪还等着他说下面的话呢,就感觉孙元一拉着她的手握道了鸡巴上。

“你让我去哪里再找一个愿意帮我口交的岳母呢?”孙元一这才贱兮兮地说出后面的话。

“哎呀!”关珊雪正沉浸在这种氛围里,被她这句话一说,瞬间所有的好气氛都给毁了,气得在他鸡巴上重重一拍。

“呀…好痛好痛…”孙元一故作姿态地喊道,“妈,快,快给我舔舔!舔舔就好了!”

关珊雪让他气得不怒反笑,手在棒身上来回摩擦套弄,媚笑道:“知道啦…好儿子…”

说完,她低下身子,手上套弄的动作停了下来,只是握住鸡巴,伸出香舌扫了扫马眼,把鸡巴在她满是红晕的脸颊上搓了几下,马眼中流出的粘液粘在了她的脸上,像拔丝一样在龟头与脸颊间拉出了一条长线。

“嗯…”关珊雪呻吟一声,张开朱唇,把龟头含进了嘴里,孙元一感到她的那条小香舌在卷弄着龟头,一阵舒爽的快意,使得他的鸡巴胀得更硬、更粗、更长了。

“唔…”关珊雪感觉到口中的龟头胀得更大,完全不像自己看的那些’资料片‘里那么容易吞入,只好又吐出龟头,用手握着鸡巴,媚眼如丝道:“你这东西也太大了,我看那些A片里的演员都没有这么大的,外国人也没这么大。”

“嘻…妈,你不是跟蒋伯伯看的资料片吗?怎么还有A片啊?”孙元一笑道。

“去你的!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嘛…”关珊雪瞪了他一眼,然后侧着脸向下移动,把同样个头不小的一颗睾丸吸进小嘴里,嘴上一吸,把那颗睾丸吸进嘴里,虽然这睾丸也比常人来得大,但还是可以整颗吞进嘴里的。

她大力用舌头翻搅着,把这颗睾丸外面的阴囊又是含又是舔的吮了个遍,含完这一颗,她吐出来又含进另外一颗,同样的方式吞进、吮吸、舔舐,将两颗睾丸来回吸了几次,她也想同时吞进两颗睾丸,可是很无奈,她的嘴太小,睾丸太大,一颗就已经将她的小嘴塞满。

孙元一被这种香艳的口交刺激得龟头红赤发胀,鸡巴暴胀,那油亮的鸡巴头一抖一抖地在关珊雪的小手里直跳着,她吸了一阵睾丸,竟缓缓向下移动,想要掰开孙元一的臀瓣。

“妈!你这是做什么?那里不好…”孙元一正要制止,关珊雪已经掰开了他的臀瓣,舌尖在屁眼上来回舔弄着,又刺激得孙元一全身酥麻,连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嗯…没事的…妈愿意…”关珊雪一边说一边继续舔着,还好,虽然昨晚两人做爱之后没有洗澡,但是做爱之前是洗了澡的,孙元一的那里也不算脏,至少没有什么污物。

孙元一眼见无法阻止她,也只能顺其自然,又见她为自己口交竟然连那种地方都愿意舔,心里更加是感动极了,对关珊雪的爱也急剧增加。

孙元一躺着享受着已经是自己情人的岳母的服务,鸡巴一阵阵地颤抖跳动着,关珊雪放开屁眼,樱唇再张,又吸住孙元一的龟头,这回她不仅将龟头整个都吞进口中,还加大力道使得鸡巴向喉咙的更深处插去,直插得她自己一阵干呕才停了下来,此时再看,她竟含进了孙元一鸡巴的一半有余。

孙元一更加感动,这是蒋莉莉从来没有做到过的,虽然蒋莉莉在他的指导下,口交技术已经有了进步,可是她也不能吞入那么大一部分的鸡巴,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蒋莉莉对与口交似乎格外上心,经常性地出现孙元一要求做爱,蒋莉莉却不愿意放开鸡巴,有时甚至直接就给他口交得射出来,哪怕时间长些她也乐意,似乎她就是不愿与孙元一做爱一般。

关珊雪这时拼尽全力,闭上双唇紧紧裹住棒身,一阵拼命地吸吮,喉咙口也不停蠕动,含着鸡巴一直套弄着,弄得孙元一不由得爽着道:“对!…快…妈…用…用力…鸡巴…啊…好爽…喔…扭…扭屁股…”

听了孙元一的话,关珊雪听话地动了起来,美艳的娇躯在缓缓地扭动着,嘴上的动作也不停下,只吸得孙元一舒服得把手插进她的秀发丛里,紧紧抱着她的头。

观看着关珊雪的美臀来回晃动,感受着鸡巴上传来的阵阵快感,孙元一觉得自己再也忍受不住了。

“啊!!妈!妈!我要射了!!!!啊!!!”孙元一紧紧抱住关珊雪的头,身子一抖,不由自主地上下抽插了两下。

关珊雪没有料到孙元一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抽插两下,一个没注意,龟头竟然插进了喉咙的更深处。

“呕…呕…”关珊雪干呕数声,想要离开鸡巴,可是孙元一紧紧抱着她,她无法动弹,而孙元一此时精关一松,一股又一股精液狂喷而出,都射进她的喉咙伸出,直接激射进了食道里,关珊雪只觉得浑身颤抖,喉咙深处蠕动不止一下一下地吞咽,将所有精液吞下肚子里去,眼角的泪水也止不住地滑落,这并不是伤心委屈的泪水,而是身体想要呕吐却呕吐不出来的自然反应。

好容易,孙元一终于射完了,关珊雪松了口气,一把推开孙元一,只见口中的大量涎液都粘在鸡巴上,黏糊糊的,甚至还有很多的拉丝。

关珊雪把嘴一捂,眼角泪水直流,奔进了卫生间。

孙元一刚射完还在享受这滋味,就被关珊雪一把推开,只见她跑进了卫生间,紧接着就传来’呕…呕…‘的声音。

他连忙起身进去,只见关珊雪趴在马桶边上呕吐,他进去的时候已经是在干呕了。

“阿雪…”他过去拍拍她的后背,关珊雪又呕了两下,这才冲掉马桶里的东西,拿起手边的布擦干净嘴角的涎液和眼角的眼泪。

她哀怨地看着孙元一,委屈道:“你插得太深了…量又太大…射出来的精液都来不及吞咽,全都堵在那边…感觉都直接就射到我胃里了…我当然就吐了…”

孙元一抱歉道:“我也没想到你会吞得那么深…要射了一个没注意动了两下…”

关珊雪摆摆手,说道:“已经没事了…我们洗一洗出去逛逛好吗?”

“嗯,好呀!”

战棋三国2

封神策

西游女儿国下载安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