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03作者何米奇

发布时间:2021-01-19 18:41:59 阅读: 来源:咖啡机厂家

字数:65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集

「你再不反抗,我可就要让你爱上我了哦。」何浩突然发现身下的六耳没了动作,再将肉棒抵在六耳那坚韧的处女膜上,腰身不时向前倾,可就是不刺破那薄薄的处女膜,听到何浩的话,失神中的六耳这才回过神来,六耳一挣扎,发现自己的身体可以活动了。

虽然这时六耳一身的妖力已经消耗殆尽了,可是她依然拥有着强横的肉体,两条藕臂握拳敲打在何浩的背上,小拳头打到何浩的背上时,即使是全力挥下,也会变成宛如情人打闹似的,小粉拳如雨点般落下,就是在替何浩做背部按摩而已,可是六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已经在何浩法术的影响下,变得软弱无力,嘴里依然威胁何浩,「立刻放了我……不然我二弟……绝不会放过你的……」

「哦……是吗?那就要看看他到时候,会不会向你动手了。」说罢,何浩腰身猛地向前一挺,抵在六耳那已经破破烂烂的处女膜上的肉棒,顿时将处女膜搅碎,肉棒挤开六耳花径中紧闭着的嫩肉,肉棒狠狠的撞在六耳的子宫颈上。

六耳顿时发出一声悲鸣,健美的酮体弓起,花径中的嫩肉骤然收缩,仿佛想要把何浩的肉棒夹断,可是这只不过是替何浩增加快感而已。

何浩开始缓慢的抽插肉棒,由于六耳是被暴力开的苞,所以花径死死的咬住何浩的肉棒,不让拔出。

「母狗……放松你的骚穴……」何浩艰难的抽插了十几下后,就停下微微喘气,然后扬起手,狠狠的打了六耳两个奶光,虽然这样的紧闭感所带来的快感十足,可是抽插起来还实在是太费劲了,他可是来享用六耳美妙酮体的不是来当开拓者的。

打完六耳奶光后,何浩又抽插了几下,发现六耳完全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去做,有些恼怒的低下头,发现六耳正眼眸迷离的看着他,明亮的大眼睛里,爱恋与憎恨交织着。

六耳眼眸中的爱恋顿时一收,恶狠狠的瞪了何浩一眼,吞吞吐吐的说道,「你……你……立即把那该死的法术收了……不然……不然……我我……我」

「不然就怎么样?」看着六耳的模样,何浩不由兴趣盎然,伸出一根手指,伸进六耳不停张合着的小嘴,手指按住六耳的粉红小舌,挑逗搓揉着。

忽然,何浩感到手指一阵巨疼,低头一看,发现六耳正眼露凶光的咬着自己的手指,淡金色的血液顺着嘴角流淌而下,看到何浩脸色微变,六耳含着何浩的手指,得意的笑了起来。

何浩收起疼色,一缕奇怪的微笑悄然无声的爬上何浩的脸,指尖若无其事的拨弄六耳的粉舌,淡金色的血液顺着喉咙流入六耳的身体内部,而盘踞在六耳精神之海中的一股力量,在得到了淡金色血液中的能量后,顿时力量大增,向六耳精神之海的中心发动攻击。

「你……不疼吗?」六耳突然感到脑袋一阵眩晕,感觉被自己咬住的手指还在流血,心中没由的一阵心疼,原本紧咬着的银牙也放松一些,六耳牙齿一松,何浩抓住机会,一把将自己的手指抽出,同时一个口交环出现在六耳的嘴里,撑住六耳上下牙,不让其闭合,六耳三分愤怒七分嗔怪的瞪了何浩一眼,随即认命的闭上眼眸,可是眼眸刚刚闭上,六耳忽然感到自己心境的变化,三分愤怒七分嗔怪变成十分愤怒,唔唔唔,由于嘴里被塞了一个口交环,六耳的质问变成了无意义的喊叫。

何浩收回笑容,脸上冷峻一片,手指的血已经止住了,伤口也在快速的消失,不一会儿伤口就消失了,何浩活动了一下血液流通不畅的手指,忽然,何浩手掌一拧,一巴掌就呼在六耳的脸上,「啪」的一声清响,六耳的脑袋也因为这股强大的掌力,猛地一甩,俏脸上浮现一个红通通的巴掌印,身为傲来国二小姐的她,别说是被人打耳光了,就连碰也没有几个男人碰过她。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六耳,顿时就不顾自己和何浩的实力差距,身体猛地弹起,想要一口要在何浩的肩膀上,可是刚刚到一半就被何浩的第二个耳光打了下来,何浩左手捏住六耳精致的下巴,右手一下一下的扇在六耳的脸上,十个耳光打完,六耳的俏脸已是红彤彤的,嘴角也被打破,流出一缕鲜血。

何浩将六耳的俏脸微微抬起,然后突然吐了一口唾沫进六耳被口交器撑开的小嘴里,六耳顿时瞪圆杏目,口中的口交环咯吱咯吱的响,可是当何浩的唾沫进入嘴里时,六耳的小舌头不由自主的接住它,饥渴难耐的品尝它的味道,最后才不舍的将这唾沫吞咽下去。

何浩松开六耳的下巴,将肉棒缓缓地从六耳的蜜穴中抽出,然后把肉棒抵在六耳小巧紧闭着的菊穴上,再缓缓地探进半个龟头。

六耳感到菊穴忽然传来一股充实鼓胀感,脑子一转,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俏脸顿时被吓得煞白,带着口交环的小嘴不停的发出唔唔唔的叫唤,脑袋晃的就像是拨浪鼓一样。

何浩冷冷一笑,「身为下贱的性奴母狗,居然以下犯上,咬伤主人,按照我的规矩,理当鞭臀三十,不过这里没有刑具,那就日后再说,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说完,何浩腰身猛地一沉,肉棒立即就整根插进六耳紧致的菊穴里,比起蜜穴,六耳的菊穴的紧致几乎是要把何浩的肉棒夹断。

何浩无视已经翻着白眼的六耳,缓缓地抽插起来,何浩肉棒每次抽出都会带出一小段的嫩肉,插进去时,又把那嫩肉插回去。

随着何浩的抽插,六耳的菊穴也渐渐的湿润起来,何浩的抽插速度渐渐的加快。

六耳此时看向何浩的目光已经完全变得温柔似水,原本在空中乱踢的双腿,此时乖巧的反盘在何浩的腰上,精致细腻的玉足打了一个漂亮的玉结,玉臂挽着何浩的颈脖。

玉乳被何浩捏在手掌中把玩着,白嫩嫩的乳肉,被揉面粉似的揉捏着,嫣红的乳头,不时的划过何浩的手心。

「刚才你不是说不会放过我的吗?怎么现在乖乖躺在我的身下挨肏啊?」何浩捏住六耳两个嫣红的乳头,调笑道。

六耳不依的婴宁一声,然后将脑袋埋进何浩的肩膀里,不愿抬起,小粉拳害羞的捶打两下何浩。

何浩伸出舌头,含住六耳的两只小巧玲珑的耳朵,舌头快速的舔弄,胯下抽插的速度也骤然加快,何浩心中暗想,不错,这个法术很棒,这个法术就叫强制爱恋术吧,不错不错。

抽插了十分钟后,何浩松开六耳满是口水的耳朵,低吼道,「性奴,接好了!」

肉棒大开大合的猛插几下后,精门洞开,大股的粘稠精液射到六耳直肠的深处,被灌菊内射的六耳,发出垂死挣扎般的呻吟,娇躯不停的痉挛抽搐,大股的淫水喷射而出,温热的淫水打在何浩的小腹上,淅沥沥的水声。

何浩将沾满了粘稠精液的肉棒从六耳的菊穴抽出,六耳原本紧闭着的菊穴,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法闭拢的粉红肉洞,菊穴里的嫩肉,还在不时的抽搐蠕动,乳白色的腥膻精液缓缓流出,滴到下面湛蓝的大海上。

何浩的手一挥,一团温热的水团包裹住肉棒,将肉棒上的精液清洗的干干净净,清洗完何浩的肉棒后,水团朝着六耳的脸飞去。

水团打在六耳的脸上,顿时四溅开来,六耳一个激灵的从地上弹了起来,先是花痴似的看了何浩一会儿,然后后迅速的低下头,手脚不知道摆到哪里。

何浩脑门一黑,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条由幽蓝淫火变成的鞭子,手一挥,鞭子准确的鞭打在六耳的玉乳上,六耳脸色一白,就想抬手去挡下下一鞭,可是何浩没有让六耳得逞,六耳的手还没到玉乳的位置,何浩的第二鞭就抽打在了六耳的手臂上,疼的六耳赶忙缩回手臂。

何浩又连着抽了六耳的玉乳十鞭,抽的玉乳布满红色的鞭痕,「贱奴,跪下行礼。」感到鞭打停下的六耳,不禁的呼了一口气,一听到何浩的话,膝盖骨下意识的一软,就跪了下去。

手按在如有实物的空中,刚想把脑袋磕下去,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来,轻咬着下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何浩微微皱眉,扬了扬手中的鞭子,「怎么贱奴,想尝尝主人的鞭子吗?」

六耳闻言浑身一颤,颤声道,「奴儿不敢,可是……可是……如果主人没有赐给奴儿……奴名的话……奴儿不就是……不就是肉便器吗?」说到后面,六耳就已经带上了哭腔。

何浩收起鞭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六耳,道「你知道的挺多的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啊。」六耳忍住眼泪,「以前奴儿解救一些被人类抓去做性奴的妖族口中得知的……主人,奴儿的奴名是什么啊?」六耳小心翼翼的问道。

何浩捏住六耳的下巴,微微抬起六耳的俏脸,看着六耳微红的眼眶,何浩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如果我就是想要你做肉便器那!?」六耳原来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顿时宛如决堤之水般流下,眼眸中的光彩黯淡无光,就连何浩松开自己的下巴都不知道。

过了两分钟后,六耳才回过神来,肢体僵硬的行礼,「肉便器参……」「吾,赐你奴名,六奴。」何浩突然开口。

六耳娇躯一震,惊喜若狂的抬起俏脸,向何浩发送了一个询问的眼色,何浩脸一板起来,挥舞手中的鞭子,冷声道,「还不行礼!」

「六奴参见主人。」六耳满脸喜悦,连着给何浩磕了三个头,何浩扔给六耳一个银色的项圈,「不过由于你居然咬伤主人……高级母狗的身份,性奴的待遇。」

六耳拿着项圈,忐忑不安的问道,「主人……我以后可以升级的对吧?」

「如果表现够好的话,以后可以升为性奴。」

六耳放心的呼出一口气,三两下就把项圈带好了,左右转动一下,确保项圈不会脱离。

何浩对六耳挥挥手,「过来。」六耳立即屁颠屁颠的小跑过来,何浩在六耳耳边轻语一阵,六耳连连点头,然后拍了拍自己高耸的玉乳,道「保证完成任务!」

说罢,急于提升自己性奴等级的六耳,就升空起飞,何浩一把握住六耳的一只玉乳,九十度一扭,吃疼的六耳顿时委屈道,「主人……」

「别急,主人我还没有肏够你的小骚穴哪?」六耳闻言俏脸一喜,乖巧的躺下,M型的岔开双腿,一双嫩白的小手微微扳开自己已经回复成一条粉红小缝的蜜穴,柔声道,「请主人享用六奴的小穴。」

何浩的肉棒在六耳的蜜穴前,磨蹭挑拨两下,忽然向前一插,粗壮的肉棒被六耳的蜜穴吞噬,「主人的肉棒……进来了……」

涂山城

涂山容容放下手中的照片,照片上的,正是被六耳歼灭的一气道盟舰队,「看来六耳姐姐已经解决了一气道盟封锁龙湾的舰队了。」

「嗯,这样的话我们应该就可以和傲来国取得联系了吧。」涂山红红道。

「姐姐,恐怕不行,现在的傲来国,可不是以前的傲来国,现在的傲来国可比以前更加封闭了。」涂山容容摇头道。

「那我就亲自去傲来国,如果那只死猴子还想要置身事外,我就宰了他!」

说着,涂山雅雅的妖力蓬勃而出,褐色的头发变成了蓝色,眼眸也变成红色。

「雅儿,冷静点。」

「姐姐,冷静点。」

「冷静点,冷静点,我们傲来国又没说要置身事外。」

涂山三姐妹的妖力齐开,然后又猛地一收,像没事一样的扭头看向门口,只见一身甲胄的六耳站在门口,一脸的尴尬。

六耳拿出一个桃子,咬了两口,疏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你们三姐妹用的着了样吗?」「六耳姐姐,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傲来国还想置身事外吗?」涂山容容沏了一杯茶给六耳。

六耳轻吟一下,放下杯子,脸上露出了难得的严肃,「我们当然不会傻到以为我们可以置身事外,如果一气道盟统一的大陆,那么他们的下个目标铁定是我们傲来国,唇亡齿寒我们还是懂的。」

「虽然我们和一气道盟的底层战力差不多,但是……」六耳还没说完,就被涂山雅雅挥手打断,「你是说我们打不过一气道盟的那个新盟主!?」

六耳并没有回涂山雅雅的话,而是看向涂山红红,「红红,何浩唤醒你的时候,你们应该打了一场了吧?」

涂山红红直接点头承认,「如果不是他有什么急事急着要去办,我可能已经死在他的手里了。」

「什么,姐姐……这……」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同时惊呼出声,涂山雅雅攥紧拳头,妖力再次沸腾。

「你看吧,人类的顶级战力远胜我们,而且何浩还精通精神控制之术,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会被她控制,比如玉灵。」六耳再泼冷水。

「如果是这个的话?我们涂山倒是有办法。」涂山红红的耳朵突然转动一下,开口道。

涂山容容眉头一皱,「姐姐,我们涂山有可以防御何浩那个法术的办法吗?」

涂山红红微微颔首,「嗯,不过因为人类的精神法术几乎无人可以修炼,所以我们我们涂山精神防御的秘法也无人问津。」

「咦,我们傲来国也有,我也是在得知何浩会精神法术后,才在傲来国的仓库里找到的,还是不全的……」六耳耸耸肩。

「姐姐,我怎么没见过啊?」作为涂山图书馆的管理员,在涂山容容的记忆中,根本没有什么精神防御秘籍的存在。

涂山红红手掌一翻,一本精装书就出现在手中,上面写着涂山秘术四个字,「你当然没见过,这本书我拿来看着以后,就忘了放回去。」三女额头出现一道黑线。

「不过……要修炼这秘籍,需要强大的妖力作为支撑。」说着,涂山红红将秘籍递到涂山雅雅面前,涂山雅雅迟疑了一下后,还是把秘籍拿了过来,「那么老二……老三怎么般?」

六耳大气的拍了拍涂山容容的肩膀,「放心放心,我们傲来国的秘籍虽然比不上你们涂山的,不过还好,我们傲来国的不需要强大的妖力。」

「我们涂山的秘籍,精神防御不过是附带的而已,真正强大的是它能调动只身沉淀的情力,已达到快速的提升力量。」涂山红红不甘示弱的回道。

六耳牛饮掉杯子里的茶,道「我们傲来国的秘籍,还可以解除精神控制呢!

很适合容容来修炼。「

「那么六耳姐姐,你先把秘籍拿来给我看看。」说着,涂山容容向六耳摊开手掌,示意六耳拿秘籍。

六耳笑容一僵,尴尬的握拳遮着嘴,轻咳两声,「这个……这个……秘籍是刻在我们傲来国的一堵墙上的,而且……而且……」

「而且你还没有记住,对吧?」涂山雅雅单手扶住自己的额头,「对。」六耳也不含糊的认了。

涂山红红起身来到涂山容容和六耳身后,一把抓住两女的衣襟,就要往外扯,「既然如此,那么就别浪费时间了,马上去傲来国没耽误一秒,我们的胜算就少一分。」

「红红别急嘛,我才刚到,怎么也让我歇一晚吧!」六耳打掉涂山红红的手,「是啊姐姐,再急也不急于一时啊。」涂山容容帮腔道。

「好吧。雅儿,今晚我亲自替你引功,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学会秘籍。」六耳和涂山容容劝了几分钟,涂山红红才肯罢休,回到位置上,对涂山雅雅说道。

「嗯,姐姐,我会努力的。」

是夜,在涂山红红的房间里,涂山雅雅和涂山红红相对而坐,涂山红红将涂山秘术的第一段口诀念给涂山雅雅听,涂山雅雅专心致志的听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还行,听着听着,涂山雅雅开始感觉从涂山红红口中出来的音节,仿佛魔音灌耳一样,听得脑子一阵眩晕,「这一切都是正常的……这一切都是正常的……这一切都是正常的……」什么是正常的,「姐姐的话都是对的……姐姐的话都是对的……姐姐的话都是对的……」

「雅儿!」就在涂山雅雅昏昏欲睡的时候,涂山红红猛地给了她一个爆栗,「你是不是感觉很无聊啊?」涂山雅雅握住涂山红红的手,道「姐姐没事的,还可以的啦。」

「哦,那你先把我刚刚背的念一次。」「额,姐姐,你不是说有东西要送给我的吗?」涂山红红摇了摇头,从怀里取出了一颗明蓝色的珠子,「这是我们涂山的至宝,狐界之珠。」涂山雅雅接过狐界之珠,把玩了一阵,抬头问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好像不是很值钱啊。」

「这狐界之珠,可以开辟出一个可以最大程度激发使用者潜力的小世界,不过现在还不可以使用。」涂山红红拿回狐界之珠,不可以使用?涂山雅雅顿时感到十分的疑惑,还没等涂山雅雅发问,涂山红红就解释道,「这狐界之珠可以吸收使用者在小世界中发出的能力作为能源,可是长时间不用的话,就得在满月底下吸收月光的能量。」

听完涂山红红的解释,涂山雅雅恍然大悟,然后看了看窗外,起身道,「姐姐,时候不早了,你先休息吧。」说完,涂山雅雅就要往门外走去,涂山红红看着涂山雅雅的背影,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铃铛,「九尾淫狐。」涂山雅雅的身体忽然一僵,机器的转过身来,毫无生气的开口道,「女奴等候您的调教。」

涂山红红缓缓走向涂山雅雅,边走边脱下自己的衣服,「雅儿,可是主人的命令。」一个静音结界悄然笼罩住房间。

「六耳姐姐,你要带我去哪啊?」涂山容容被六耳夹在胳膊下,朝着涂山红红的房间飞驰而去,六耳的脸上一片严肃,「容容,一会儿,无论你看到什么,也不要惊呼出来。」涂山容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是大事,眼眸微张,点了点头。

六耳带着涂山容容来到涂山红红房间的顶上,掀开一片瓦片,指了指,涂山容容疑惑的凑过来一看,永远眯着的眼眸睁得大大,一声高昂的惊呼被六耳及时的捂住,涂山容容的身体不停的颤栗,美眸中满是骇然之色,可是身体却魔愣的一动不动,眼眸也一眨不眨的看着房间里的情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一剑灭天BT游戏

玄机灵剑决破解版

天局正式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