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韩剧时间第132集全集剧情介绍时间第114集分集剧情介绍黎明诗

发布时间:2020-10-18 15:57:55 阅读: 来源:咖啡机厂家

时间第1~32集全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秀浩天生玩世闯祸不断 敏硕拒绝智贤结婚要求

千秀浩,韩国一家知名企业集团W公司会长的小儿子,在旁人眼中,他就是那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衣食无忧不说,年纪轻轻就担任了公司的常务一职。但在秀浩看来,他每天都在重复各各种无聊至极的事情,吃饭、应酬、与人交往,本是出生商贾之家的他对这些却有着天生的抵触。而秀浩同父异母的哥哥却表现得比他得体很多,也更加受到秀浩爸爸的喜爱。

喝多了酒的秀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那个他昨晚招来的小姐马上离开,他在吼了几声都没有应答后,来到了院里的游泳池边,眼前的景象让秀浩立即清醒了过来,那个昨晚还陪着他一起喝酒的身穿红裙子的女人竟然笔直地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发觉情况不对的秀浩冲下去,托起的却是那女人的尸体。恰巧赶到的公司的律师事务所的沈敏硕目睹了这一切。

薛智贤与母亲和妹妹生活在一起,家境虽然贫困,但是智贤的妈妈却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喜欢没有节制地投资,而她的投资却几乎打了水漂,家里的开销竟然全部要依靠智贤的兼职来支撑。智贤是个很懂事、要强的姑娘,虽然不满意妈妈的所作所为和妹妹的任性胡闹,但她依旧用自己的全力支撑着这个家。

在商场停车场作车辆指引的智贤因为没有看清VIP会员的车牌而指错了线路和帮助同事据理力争两件事情而得罪了秀浩,最后在老板的怂恿下以下跪的方式来请求原谅,这个画面被一旁围观的人拍摄了下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敏硕与恩彩儿有了初次的会面,而智贤送给敏硕的毕业礼物也被彩儿据为已有,当听到彩儿想要让他来自己公司上班后,敏硕有些纳闷,直到弄明白彩儿是自己老板的准儿媳后心情一阵激动来。

秀浩为彩儿准备了丰富的生日庆典,但他的心却不在彩儿的身上,聪明的彩儿已经感受到了秀浩的不满,但是相对于他和秀浩在一起的新闻给自己家公司股份带来的利好她更加看重,相比知道了这种赤裸裸的利用而愤怒的秀浩而言,彩儿的反应则是平静地多。

智贤和彩儿是同一天的生日,收到了敏硕简单的生日祝福和一件平常的小礼物的智贤都开心不已。想给智贤更好生活的敏硕主动提出来要推迟他们的婚礼,生性善良的智贤爽快地答应了。

第2集:秀浩本欲上门道歉 不料查出重大疾病

因为智贤下跪的图片在网上传播对公司的声誉造成的不好影响引起了秀浩父亲的不满,秀浩被爸爸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当时本来没想要难为智贤的秀浩被当时一味地想奉承自己的百货公司老板逼的接受了智贤的这种道歉方式,已经挨了父亲臭骂的秀浩又遭到了哥哥和继母的冷嘲热讽。

秀浩本来想找智贤花钱摆平这件事情的,却忽然发病被智贤送进了医院。为秀浩垫交了检查费用准备离开的智贤看到了医院里面形形色色的人和躺在病床上依然昏迷的秀浩把秀浩身上的钱放进了自己口袋里,准备日后还给秀浩。

经过治疗清醒的秀浩从医生口中知道了自己竟然得了一种十分凶险的疾病,更令他伤心的是,对于这种病医生居然不建议他做手术,发了疯似得秀浩觉得这个医生是被自己的哥哥收买后专门骗自己的,生气地离开了医院,在走廊里却碰见了离家出走后仍想着来探望自己的智贤,秀浩怀疑又是有人在暗中指使智贤来败坏自己的名声,对智贤的好意根本不加理睬。

自己知道有愧于女儿的智贤妈妈给女儿们留下纸条后离家出走了,独自回家的智贤一直在给智恩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不甘于自己的人生仅在走完短短的27年就要结束这个事实,秀浩已经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他按照自己的性情来随意地挥霍着他不长的岁月,根本不去体会别人的看法。洒醉后的秀浩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哥哥大打出手,对自己的人生绝望的他嘴里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不想让智贤受气的敏硕劝说智贤放弃这份百货商场的兼职工作,但却遭到了智贤的拒绝。因为私自把姐姐准备还给秀浩的钱给了妈妈后又被妈妈挥霍一空,智恩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姐姐主动去夜总会做起了她以前曾经那么不耻的勾当。

不想耽误彩儿的秀浩约彩儿来酒店见面并打算说清楚自己目前的身体断绝她们之间的婚事。智恩今天接待的第一个客人就是秀浩,两个人阴差阳错地和一起喝了许多的红酒。赶来酒店的彩儿发现了衣着暴露、睡眼腥腥的智恩和躺在床上还在沉睡的秀浩,以为他们之间干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用自己的手包对着智恩的头狠狠的打了下去,还故意抓起一把钞票洒到了游泳池里,还没有完全酒醒的智恩在水中捡钱的过程中头部的伤口被感染了昏倒在了水里。事后发现自己手上和包上都有鲜血的彩儿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是随手把手包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得到消息的智贤看到妹妹冰冷的尸体后瘫软到了地上,一旁的敏硕发现死者居然是自己女朋友的妹妹也十分意外,但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他却意外地发现了被彩儿拿走的自己的签字笔但他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

第3集:智贤独自料理妹妹后事 彩雅否认到去过事发现场

刚已经坐上警车的秀浩就被敏硕叫了下来,回到家后,连同昨晚殴打哥哥的事情一起被父亲训斥了好一番,由于不记得昨晚他后来发生的事情,父亲对于秀浩也没有办法,只能再次让他安分一些,但是连他自己也知道他的话对于秀浩来谙是不会起什么效果的。

当秀浩的父亲把一本空白的支票放在桌子上时,敏硕和他们事务所的会长惊讶地伸长了脖子,但是秀浩父亲所关心的这件事情可能对公司造成的巨额损失是他们俩根本无法想像的数字。

无助的智贤联系不到妈妈,敏硕也因为忙于公司的事情无法到葬礼上来帮忙,只能一个人独自料理着妹妹的后事。当他向智恩的同学们打听妹妹出事前的情况时,才明白了妹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自己一句让妹妹替妈妈还钱的气话。妹妹是因为自己而死的,智贤口中喃喃地念叨着这句话。

在警察局里,当警察向秀浩询问那晚是否有其他人来时,秀浩回想起他曾经打电话给彩雅的事情来,但是他却对警察说了谎。

犹豫再三,敏硕还是把彩雅约了出来,把他在现场找到的,对彩雅非常不利的他的笔和他复制的出事酒店的视频放到了桌子上,认真听着敏硕对自己的每一句话。当敏硕只是拿走了笔而留下了视频时,彩雅无助地询问敏硕该怎么办时,听到了敏硕不希望以后再有类似战争发生的劝告。

彩雅打开了敏硕留下的U盘,果然看到了自己出入事故现场的视频资料,而就在这个时候,秀浩找了门来询问昨晚她是否去过现场时,彩雅矢口否认。

第4集:秀浩知道智贤身份 智贤被逼无家可归

一直跟随着秀浩的司机深知秀浩的为人,私下里调查了智恩遗属的资料,秀浩一边责备着擅自行动一边把资料揉成了一团扔了,等到手下人出去时,秀浩重新摊开了那张纸却看到了那个他曾经熟悉的女人—智贤的照片。

当得知妹妹被认定是自杀的时,智贤忍不住去警察局大闹了一番却没有人肯帮助她重新调查,无奈之下,智贤去找敏硕帮忙,但敏硕不仅没能帮到她,反而让她以后不要再来了公司找自己了。拿着敏硕给自己的名片,智贤找到了智恩出事的夜总会,当听到妹妹在这里所谓的一些事实时,智贤依旧不相信这是真的。

当得知酒店里的监控无缘无故地坏了时,秀浩好像想到了什么,他一面派人调查那天彩雅的行踪,另一方面找来电脑高手对删除的文件进行了复原。心思缜密的敏硕对于秀浩和智贤可能自行调查的所有环节都事先进行了应付,所以即使他们询问了所有相关的人员最终都得出了智恩是自杀的结论。

对于妹妹天性极其了解的智贤根本不相信这个所谓的自杀结论,但是弱小的她又是那么的无能为力。虽然仍没有弄明白自己是否真的杀过人,但是秀浩却一直在角落里默默关注着智贤的一举一动,他看到智贤每一次撕心裂肺哭喊的画面时内心也同样受着煎熬。

心力憔悴的智贤回到家时,发现妈妈居然在离家前把房租转给了妈妈相处过的一个中年男人,而那个男人在智贤准备离开时居然对贤起了非分的想法,结果被智贤踢伤后,依旧对智贤紧追不舍,却被一直保护着她的秀浩好好地教训了一顿。

第5集:秀浩假借还钱照顾智贤 敏硕别有用心提出分手

为了将秀浩彻底地踩在脚下,打听到事情真相的哥哥召集了许多记者,对于别人的劝说,一心想往上爬的哥哥根本不予理睬,直到闻讯而来的彩雅把所掌握的对他不利的证据摆在他面前时,才打压下去嚣张的气焰,但仍不肯饶过秀浩。当彩雅被问及这么干的理由时,她毫不避讳地说出了是为了自己家公司的声誉和利益。

在哥哥的逼迫下,秀浩把智贤留在车里自己出现在了记者招待会的现场,本来想着转让自己名下的股份来制止事态的进一步扩大,但是当看到自己哥哥竟然得寸进尺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为他蹲下系鞋带的后也就无所顾及准备自己主动公开事情的真相,就在他想要开口,智贤走进了会场,看到智贤时,秀浩想起来智贤那凄惨的哭喊声不禁语塞了,好几次开张嘴巴都没有勇气说出事情的真相,他的这样举动惹怒了哥哥,也顾不上现场有那么多记者直接冲上去和秀浩扭打到了一起。

为了防止智贤再次做出傻事来,秀浩故意催要智贤当初帮他保管的钱一直把她留在自己身边。看似平时大大咧咧的秀浩在照顾智贤时却显得格外的无微不至。知道智贤一整天什么东西也没有吃,又不知道智贤的口味,秀浩准备了一大桌子的美食来款待她。最后还把她安排到自己有家里入住,这一切智贤并不了解,只知道自己欠了秀浩许多钱,所以应该听话才对。

在敏硕刚刚放下母亲的电话还在为家里的事情苦恼的时候,彩雅却主动约他出去陪自己放松,当彩雅问及他是否有女朋友时,敏硕不加思考地说已经分手了。坐在彩雅对面,看着这个以前总是高高在上的女人如今愁容满面地向自己诉说着她不为旁人所知的心酸,敏硕也是唏嚅不已。

在送已经醉倒的彩雅回到酒店后,迟疑了一下后,敏硕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彩雅身上,而他自己冲进卫生间不停地用冷水来浇灭自己内心的欲火,冷静下来后,他轻轻地给彩雅盖了被子,说了一句要她好好珍惜身边遇到的人后离开了,但他并不知道,其实彩雅一直都在装睡。

回到房中的秀浩看到智贤半躺在沙发上瞅着了,他随手拿起一条单子准备给智贤盖上时,突然惊异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口中安慰着自己智贤冷了自然会自己盖好的之后把单子扔到了一边。

第6集:秀浩暗中帮助智贤 敏硕主动提出分手

一觉醒来的秀浩发现昨天他手中的单子现在正盖在自己身上,而昨晚还睡在沙发上的智贤却不见了人影,秀浩忙边追了出去,却看到了正在院子里认真地写下保证书的智贤。为了还钱,智贤又回到百货公司做起了兼职,她的一举一动被秀浩派出的司机全都掌握到了。

当听说智贤悲剧的身世后,秀浩也十分难过,他一直以为生病的自己是最可怜的,但没有想到还有比自己更加可怜的人儿。秀浩拿钱还给了智贤妈妈的债主,把智贤的家要了回来,当她安排敏硕寻找智贤的妈妈时,却听到了敏硕口气不善地要自己离智贤远点,觉得奇怪的秀浩故意当着敏硕的面邀请智贤一起出来吃饭。

敏硕把智贤带到了看守所门口时,向她交待了一些事情后提出来分手,顾不上回答是什么时候决定的问题后开车走了。

一旁车内的秀浩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看到智贤伤心的样子后,一直等在敏硕家门口本来想好好教训他一顿,反而被敏硕义正词严地说出了事情的关键问题后反而哑口无言了。

回想起妹妹生前说过想吃自己做的意大利面配上红酒,智贤一遍遍地做着面条,直到认为能满足妹妹的口味后才出锅装盘,之后自己拿出一瓶红酒独自喝了起来。一个人独自在家的秀浩回想起刚才敏硕对自己的话十分不满,明明是自己的一片好心,却被人看说成是别有用心。听到智贤呼喊的秀浩来到了她的面前,无奈地看着已经是醉眼惺惺智贤胡乱地说着酒话。当看到智贤用乞求的眼神要自己帮忙查出妹妹真正的死因时,秀浩的内心陷入深深的不安中。

第7集:智贤遇敏硕彩雅在一起 又一证据现身扰乱众人

秀浩回到自己的房间已是泣不成声了,他内心的苦闷无法向别人诉说,也没有人能真正地了解他的痛苦。秀浩向医生询问他的病情,却没有一个回答是让他满意的,当听到利用药物也无法让他的生命得以延续时,秀浩反而没有了刚开始的暴燥了,他苦笑着离开了医院,想着终于什么也不想,只为自己好好活一场了,秀浩拉上司机奎福去百货公司购物。

当同事给智贤看昨晚发给自己的短信时,智贤才明白自己昨晚是醉得多厉害了,她根本想不起她到底干了什么。在接到经理安排她陪同一位VIP客人拎东西时,智贤看到了和彩雅在一起的敏硕,真是冤家路窄啊,就在彩雅看到眼前的智贤感觉有些眼熟时,秀浩他们也走到了近前,观察到智贤一脸的难堪,秀浩向彩雅借用了智贤后一把拉起来就离开了,身后留下了一脸狐疑的彩雅。

秀浩很难得地主动请邀请彩雅一起吃饭,但让彩雅没有想到的是,秀浩这么做的理由竟然是让彩雅远离敏硕,虽然不明白秀浩这么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但是精明的彩雅相信自己的直觉,秀浩是不会骗自己的。

智贤的妈妈交往过的男人是个非常狡猾的家伙,他查觉出来敏硕在帮某个大人物掩盖着真相,果然,在正对着游泳池的地方还装有一个摄像头,彩雅殴打智恩的全部详情都被记录了下来,当一向冷静的敏硕看到这个视频时也被吓得不轻。最后那个男人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最终目的,他想从要十亿韩元,作为游说者的敏硕会得到其中的百分之三十。

第8集:秀浩为证自身清白帮助智贤 智贤妈妈误信奸人丢了性命

为了得到钱财,智贤的母亲也顾不上小女儿的死因了,和曾经逼着她们母女三人的那个男人又走到了一起,当从妈妈的手机里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后,智贤找到了那男人的住所,却不料碰上了来找那男人索要视频的一帮打手。躲在角落里的智贤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当得知那个男人手里有智恩的录像后,智贤一路奔向了机场,她拦住秀浩请求他帮忙。

当听到游泳池有监控录像后,秀浩也非常吃惊。为了能弄明白事情的真相,秀浩愿意拿出一大笔钱来买这个视频。智贤在酒店里漫无目的地寻找可能妹妹消息的人,但是他并没有打听到什么就被敏硕拉到了监控室里,正当智贤准备好好查看一下监控时,被随后赶到的秀浩带了出去,当他听到秀浩说会帮自己时,才听从安排坐进了秀浩的车里。

送走了智贤,秀浩跟悄悄出来的敏硕站在了一起,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在真正地帮助智贤。见说服不了秀浩,敏硕只能无力地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刚一上车,他就被藏在车内的那个男人从后面勒住了脖子,面对着这个曾经杀过人的疯子,敏硕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去准备了。当敏硕提出自己需要十亿韩元时,彩雅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对于敏硕的疑问,彩雅直接说出了敏硕是为了自己才这么做的。

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个男人的动向,当他还在梦想着同时收来自彩雅和秀浩的一共二十亿韩元时,对他紧追不舍的智贤妈妈把事先准备好汽油洒到了他身上,同时拿出了打火机准备和他同归于尽。但心软的智贤妈妈还没有行动就被那个男人的几句好话打动了并上了他的车准备去去搜集智恩死亡的真正证据。

从来都是被周围的人当成只会索取的少爷,当智贤那真诚地说出相信他时,秀浩的内心世界是激动不已的,不为别人的,就只为这一份信任,他也会尽自己全力来帮助智贤的。不光如此,秀浩始终相信自己不会杀人,这个视频也许可以让自己的内心安定一些吧。

那个一心想要得到双份钱财的男人并不知道,他的贪婪已经让对方产生了杀机,虽然敏硕和夜总会的人事先商量好的,但是敏硕并没有想到智贤的妈妈也会坐在车里,当一辆事先停在暗处的大卡车冲向那男人的车子时,敏硕拼命地挥手想要制止,但是对方压根不理会他,接二连三地撞向小汽车,直到小汽车传来了爆炸的声音才停了下来。

第9集:秀浩雇好友陪智贤解闷 敏硕反劝秀浩接近智贤

在料理妈妈的后事时,智贤才发现自己和妈妈、妹妹居然没有一张合影,她不禁怀念起过去那些已经流逝的日子。秀浩看到沮丧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甚至没有一滴眼泪流下的智贤非常担心,他试图安慰智贤,但却没有效果。

为了能尽快查出事情的真相,秀浩又回到现场查看却一无所获,为了智贤,秀浩居然破天荒地开口求人帮忙打听案件的侦查情况。大家一起开会时当他把怀疑的目光投向敏硕时,对方有意地躲开了,散会后两个男人又就这件事情争执起来,恰巧被经过的彩雅听到。一直担心着智贤的秀浩冒险从家阳台砸醉玻璃冲进了智贤家里。看到屋子里空无一人时,秀浩回想起当初看到妈妈上吊自杀的场景,还好智贤走出了屋子,这让秀浩松了一口气,但是当听到智贤赶自己离开的话时,刚才的冲动已经不复存在了。

秀浩用比平时多数倍的工资雇佣了智贤的同事兼好朋友英熙24小时陪在智贤身边,还另外给了一张可以随意消费的银行卡。实在没法忍受英熙给自己传照片的速度,秀浩只好亲自出马了,但是最后还是被敏感的智贤发觉了。拒绝了好友的陪伴的好意,智贤一个人按照她的想法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始终想着整垮秀浩的哥哥试图拉拢敏硕搜集搜集关于秀浩劣迹的证据,席间无意间听到和智恩妈妈的死讯后,敏硕的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为了不被别人发觉,他只能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掩面而泣。犹豫再三,敏硕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处理身边的这些事情了,他发现了秀浩银行卡刷卡的异常来向秀浩提醒,顺便表达了想让他跟智贤交往的愿望。闻听此言的秀浩不禁感觉自己已是腹背受敌、四面楚歌了。

第10集:秀浩舍身营救智贤 智贤瞬间明白生活真谛

一直联系不上智贤的秀浩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越是找不到智贤他越是着急,最后居然让福奎通过调查智贤的通话记录去寻找。在打听到智贤的大概位置后,秀浩准备开车过去,但半路上却接到了智贤打来的说自己没有办法还款的电话,电话里秀浩感觉到现在的智贤心灰意冷的状态,秀浩十分担心,他一边不住地安慰着她,一边飞奔地跑了过去。当听到智贤说她羡慕死者的话后,秀浩停下了脚步,但马上他就更加快速地跑了起来,着急过马路,他没有看到迎面开来的一辆车被撞倒在马路上,但他却没有顾上擦去额头的鲜血爬了起来。在智恩出事的游泳池边秀浩没有找到智贤,但他却在天台的边上看到了准备跳下去的智贤。

非常难得的,秀浩摘下了他玩世不恭的面罩,掏心胸跟智贤讲述了自己儿时那令他终生难忘的痛苦回忆。当听到秀浩说要陪自己一起死并准备跳下去时,智贤一把拉住了她,但两个人还是都摔倒在地上。虽然只是不高的台阶,但是却让智贤忽然对生命有了重新的认识。

经历过这件事情,智贤真得是想明白了,当她亲手做了小吃送给秀浩时,秀浩就明白了这一点。在听到智贤心存感激地说出以后不再需要他的帮助后,秀浩脸上的表情僵硬了。

智贤内心的变化却是秀浩所不知道了,曾经以为这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时,却发现秀浩一直陪在身边,哪怕他时常黑着脸想要教训自己,但是他带给智贤的温暖是他自己所没有感受到了。

第11集:紧紧跟随智贤秀浩成为邻居 寻求媒体帮助秀浩心虚

想着通过搬家来改变心情,智贤和英熙把她们的新家收拾的干净、温馨,正在她们在欣赏着新家周围的环境时,意外地发现了住在隔壁的邻居竟然是秀浩,智贤用狐疑地目光看向秀浩,却得到了对方一幅满脸无辜的回应,看到他那认真回答的样子,智贤忍俊不禁地笑了。

下班时间早就过了,但是敏硕似乎并不关心这个,他在椅子上睡着了,直到女同事跟他告别他才清醒过来,当听到对方谈及他新换的领带后,敏硕的思绪又回到了智贤母亲出事那天,他的领带被夜总会老板姜仁凡拉着掉下悬崖的时刻。

便宜的公寓房间之间的隔音效果的差劲是秀浩无法想像的,他打电话的内容被住在隔壁的智贤听得一清二楚,两个人起初还隔着墙说话,但是智贤却想着面对面跟秀浩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听到智贤说自己会努力、幸福地生活下去时,秀浩心里舒了一口气,但是嘴上却还是不承认自己是为了智贤才搬来隔壁的。一大清早,智贤就被秀浩所谓的吃不了的剩饭惊呆了,看着这丰盛的美食,任谁都不会相信这些会是什么剩饭,智贤一边享用着,一边地心里默默地念着秀浩对自己的好。

当查到案发现场有夜总会仁凡的指纹时,秀浩来到这家夜总会想探个究竟。对面走过的几个女人的闲聊引起了秀浩的注意,他以高额的报酬买下了他想要的证据。

一心想要整垮秀浩的哥哥几乎利用了他所有的人肪来调查秀浩,当听说智贤的妈妈死于肇事逃逸后,哥哥竟然有了是秀浩派人这么干的想法。

到处张贴寻求线索的启事,智贤得到了电视台姜汝佳记者提供的线索,明明外界都拿到了嫌疑犯的资料,而她这个当事人却一无所知,联想起妹妹死亡仅仅两天警方就不再调查的事情,智贤相信了对方这两起案件可能和W集团的高层有关。为了能够增加发案率,引起公众的关注,在汝佳的陪同下,智贤又一次找到警察局要求重新调查妹妹的死因,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效果,智贤还被飞快开走的汽车带倒了,摄影师敏锐地抓拍了智贤倒地的惨状。

智贤开心地说出今天汝佳会跟进案件的调查还会在电视节目中播出时,本以为秀浩也会为自己开心的,但是她却无法看到隔壁的秀浩却是一幅若有所思的表情。

第12集:智贤追查直到仁凡住所 秀浩主动承认事情真相

因为工作的原因,敏硕去找彩雅签字,却在酒吧里拦下了试图调戏她的男人,彩雅看不起敏硕居然在这种无赖面前低头,但是敏硕却提及她马上就要结婚时不要有这种负面新闻比较好,看着如此冷静的敏硕,彩雅有些后悔跟这个男人走得如此近了。在亲耳听到敏硕说自己没有杀人时,彩雅才放下心来。

为了让彩雅远离敏硕,秀浩的一句的会转让他名下的一家餐厅的戏言被彩雅当了真而且还得到了秀浩爸爸的同意。在彩雅初次与大家见面时就提及亏损的事实时,大家不禁怀念起秀浩当代表时那轻松的工作氛围了。

在整理妹妹的遗物时,智贤边流泪边翻看妹妹的日记本,当看到出现了佳英提到的那个仁凡时,她顺着里面的线索找到了仁凡的在地址。在去警察局寻求帮助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智贤决定自己亲自去那里潜伏,她的这个大胆的计划被隔壁的秀浩听的一清二楚的。

秀浩陪着智贤在仁凡家对面的天台上等了一个晚上,直到确定仁凡不会回来才离开。此时的秀浩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为了表示感谢智贤专程把秀浩请过来用自己亲手做的美食来招待他,当听说今天是智恩的生日时再看看桌子上摆的智恩的照片时,秀浩已经伤心地也吃不下了。

智贤又一次向警方提供仁凡出现的线索依旧被拒绝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她又一次来到了仁凡的住所,但这一次她却发现了彩雅把一个行李箱交到了一个长得非常像仁凡的男人手上。曾经拒绝过佳英的秀浩却主动联系他想要接受采访,当他面对着镜头说出了自己一直不敢对智贤说的主话后,他反而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心里反倒豁然了。

第13集:智贤为查真相接近彩雅 敏硕触及利益险遭毒手

就在秀浩为智贤录制视频没多久,智贤也把她见到仁凡的事情也告诉了佳英,当佳英询问秀浩这么做的动力是否来自智贤时,秀浩没有犹豫地直接否认了,他并没有坦白自己患病的事实,只是含糊地说人终会有一死的话。

与此同时,智贤也把他见到仁凡的事情告诉了佳英,她把对彩雅的疑问也一起说了出来。老道的佳英深知牵扯到彩雅后这件事情就已经不是小事情了,她叮嘱智贤暂时先把这件保密起来。甚至于连对秀浩也不能说。

嘴上说做朋友的彩雅却把那条被仁凡扯掉的带血的领事为礼物的名义送给了敏硕,在敏硕询问她这么做的原因时,彩雅想起来仁凡跟她说过的敏硕不是个好人的话,敏硕见到彩雅若有所思但一言不发的样子后生气地离开了。

一个人安静下来后,秀浩有些后悔刚才做出的决定了,但话一出口就无法收回了,在他在为要不要先主动跟智贤坦白时,智贤却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去他的餐厅工作。在智贤向大家作自我介绍时,彩雅黑着脸出现了,但是她对于秀浩的这个决定并无力扭转,最终只能作由他了。

敏硕的突然出现,让智贤非常难堪,尤其是彩雅当着他的面询问智贤分手的原因的时候,听到敏硕说他给不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后,智贤看也没看所谓的合同直接签字走人了。已经掌握了敏硕和仁凡有过联系后,秀浩向敏硕问起事情的原由时,却被敏硕以帮他过失杀人来进行掩饰才联系的对方的狡辩敷衍着。不但如此,敏硕还以他背后查到的在出事前秀浩曾经和手里掌握视频的男人通话联系过。

即使是练习过许多次,当面对着智贤时,竟然一时语塞了,最后还是灰溜溜地走掉了。回到家后,听到了秀浩的叹息声后,两个人隔着墙开始对话起来。最后的结局还是被秀浩的吼叫声打断了。智贤约了敏硕想好好谈谈话,就在敏硕准备出门时却差点被仁凡从高处扔下的东西砸住,智贤想到了敏硕可能和自己家的事情有关,当她询问时却听到了敏硕以自己的灵魂发誓没有关系的誓言来。

第14集:智贤开始怀疑敏硕 智贤用计仁凡被抓

一心想着调查彩雅的智贤在偷偷地翻看彩雅垃圾箱里的东西时被躲在一旁的彩雅发现了,为了查到更多的资料,智贤进了彩雅的房间,却意外地听到了因为父亲器重而吵的不可开胶的兄弟俩的对话。

两个都失去了最亲的人隔着墙拿着故去亲人的遗物默默地伤心地流着眼泪,智贤想起来她刚才听到的话,和以前她准备自杀时秀浩劝导自己的话的内容是一样的,想到此处,智贤故意开大了录音机的音量,悠扬、伤感的音乐回荡在他俩之间。

发现了和自己坐在对面的秀浩的目光一直在智贤的身上,彩雅非常生气,故意找了智贤的麻烦,这一幕被恰巧经过的秀浩看到了。在和智贤坐一起时,秀浩看到了智贤对待一只鸽子的温柔举动后,感慨万端,智贤的这些让他心动的画面在彩雅身上他是从来都看不到的。

围绕着仁凡这个关键人物,每个人都采取着不同的措施,为了让仁凡不再给自己找麻烦,敏硕不惜把秀浩举行派对时仁凡提供毒品的消息放了出去让秀浩陷入了舆论的中心,秀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主动到检察院配合调查,而最后的大招是智贤趁着彩雅不注意拿她的手机给仁凡发了要求见面的短信。可是当她向警方提供线索时依旧是遭到了推脱,但是当看到中在她身旁的佳英时,警方才决定配合。

本来大家还在后悔不该带智贤来现场,但是当接到敏硕电话拔腿就跑的仁凡却被一直紧随其后的智贤死死纠缠住不放手,智观跟发了疯似得任由仁凡如何下手都不枪手,仁凡最终还是被警方抓住了。

啤酒招商

玻纤土工格栅

膏药布空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