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是孩子们的宿敌

发布时间:2020-07-13 11:06:58 阅读: 来源:咖啡机厂家

瓜田推荐辞:近几个月,由“虎妈”蔡美儿掀起的中西教育理念和方法的大辩论,方兴未艾。吊诡的是,中国人欣赏的是西方的办法,反过来,有些西方人对虎妈的做法很有兴趣(能不能实行是另一回事)。汪政这篇文章说的是中国家长的传统教育方法之一:拿别人家的孩子给自家孩子施加压力。家长累,孩子更是痛苦不堪。瓜田以为,比较的办法也不能绝对认为是错的。如果做法得当,调动孩子竞争、超越的积极性,在比学赶帮超中取得较大进步,不也是很好的事吗?

一群在公园聚会的高中生,在许多年轻人眼里,同学关系远比父母关系要牢靠和贴心。

听女儿讲,时下学生流行的话题是“我们的宿敌”,这“我们”自然是正在上学和成长中的孩子,而“宿敌”,这个永远的命中的敌人则是“别人家的孩子”。女儿说现在校内网上不少小朋友都在热议,因为放假了,回到家,又要接受父母的耳提面命,这宿敌便来到了他们的面前,搞得孩子们非常失败,非常沮丧,灰头土脸,颜面扫地。他们只能在网上相互倾诉,聚在一起对各自的宿敌切齿跺足。听女儿谈论孩子们围绕宿敌的交流真是大开眼界。宿敌,或者别人家的孩子只是统称,具体到每一个人则是各不相同的。这些敌人可以是张三,可以是李四,是自己的同辈小亲戚、楼下的小妹、隔壁的帅哥、父母同事的子女、班上的同学,如此等等。这些宿敌的门派、功夫与武器也不一样,可以是聪明,是勤劳、刻苦,也可以是懂事、孝顺、能干……他们大都是某一门派的掌门或高手,握有置同龄人于死地的葵花宝典。他们傲视群雄,是人中龙凤,是出国深造者、拿奖学金者、竞赛获奖者、名校保送者。

说到这里,我明白了,这宿敌本是别人家的孩子,是家长引入的,是为自己家的孩子量身定做的“克星”。不管自己家的孩子怎么优秀,都有弱项,都有成长的空间,而且,他们都有软肋,有不堪一击的命门。比如,你老实,但你聪明吗?你聪明,但你勤奋吗?你勤奋,但你运气好吗?你运气好,为什么有比你更优秀更成功的?不信,你看某某某。就这样,别人家的孩子身披战袍在父母高举的聚光灯中走上了擂台,父母仿佛虐待狂似的,他们非常乐意看到自己家孩子的狼狈相,刚才还气势汹汹,即刻便望风披靡,如土委地。

我实在佩服孩子们的智慧与生存本领。他们将父母们世世代代奉为不二法门的传统做法作了如此形象的表达,并且通过这种准娱乐化的方式来排解自己的失败和沮丧。确实如此,宿敌不只是他们这一代才有,哪一代的孩子都难逃劫难。回忆我小的时候,父母也是这么做的,每一次的训斥都好像是以“你看人家谁谁谁……”这样的句式开头的。说实话,我学得并不差,也不调皮,但总有比我更加优秀的同学。我的中小学几乎都在拼命地与一个个对手竞争,甩了一个,又来一个,我永远是一个失败者。我大发感慨地对女儿说起这些,然后对她说:“你是幸运的吧?爸爸好像没给你树什么敌人。”不料女儿大叫一声:“你树的还少啊,哪个哪个,都成一个加强排了!”这让我很惭愧,父母给孩子的伤害那么大,自己却如此轻易地就忘记了。

如何做父母是一个老话题了,却怎么也找不到大家都认同的看法,或者,嘴上认同,但做起来却总是另一套,所谓知易行难。“我们的宿敌”的实质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一种比较的教育方式。手段是拿一个被教育个体与另一个被教育个体进行比较,其前提是别人能做到的你也一定能做到。这显然是荒谬的,因为人与人的差别实在大。北大老校长、教育家蒋梦麟说过:“人之所以贵于其他动物者,以具人类之普通性外,又具有特殊之个性。”他将人与牛羊作比后认为,牛羊群中“各个无甚大别”,而“人群之中,则此个人与彼个人相去远甚”,所以,个体的成长“皆以秉性与环境之不同,而多成其材也。故欲言人类之价值,首先言个人之价值。不知个人之价值者,不知人类之价值者也”。不知谁说过的这样一句类似格言的话:一个人开始懂得不要将人与人进行比较时就意味着他成熟了。这话如果有道理,那么我们有许多家长可能一辈子都处在蒙昧的状态。

孩子们还在网上热烈地交流着各自的宿敌和自己的境遇,在那个看上去笑声不断,却皆有会心的网络讨论的背后是他们怎样受伤的心灵呢?他们的自尊、荣耀、成就,那些少许的进步和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到的点滴成长的喜悦,我们就忍心将它们打得落花流水?

我为父母们如此残忍的“教育”感到羞愧,我祝愿所有的孩子都能生活在没有“敌人”的世界里,我将从我的生活中把女儿的宿敌们请出去,从心底,干干净净地,一个不剩地,请出去。

别了,宿敌们。别了,别人家的孩子。(文:汪政 来源:羊城晚报)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这篇文章看得我大汗淋漓。我虽未到为人父母的年纪,却也有几个90后的学生。而我在课上的最常用的激励方法,就是这种“宿敌教育法”,且这“宿敌”不是别人家的,别班的,就是我自己课上。我常常说,看看你们几个,王某某的写作好,词汇量最大,不过你的口语就比不上李某某了,他比你能说,不过你们都别得意,我看你们都有点飘,人家张某某才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努力……这就是我在课堂上最常用的招数,他们会不会因此对我怀恨在心不得而知,但至少他们没有因此而把彼此当成“宿敌”,一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偶尔几句口角,也是过眼就忘的事。也许父母的立场与老师不同吧,作为老师,我希望每一个学生都明确自己的优势和弱势,同时给予他们正面和负面的激励,同时在这种比较中,他们能互相对照进而互相学习。

让我们回忆一下之前关于“中国虎妈”的争论,这种方式大概是虎妈们常用的招数,可它真有那么糟糕吗?我们说任何事情都要讲个“度”,过度不好,赶尽杀绝更不好。你现在关起门来不作比较,以后孩子长大了,走入社会,一样要面临无数轮的比较,甚至夸张一点说,我们的一生都是在比较与被比较中度过的。在孩子们心中种下愁恨的种子必然不可取,但问题不在于比较的教育方法,而在于在提供样本的同时,要让孩子明白,这种比较的意义何在。这样,在孩子的世界里,才能少一个宿敌,多一个榜样。——杨菁

牡丹江订制工服

南充制作工服

阿克苏工作服定做

华阴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