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人紧张进入埃博拉时刻

发布时间:2020-07-13 17:20:05 阅读: 来源:咖啡机厂家

一个专门的消毒团队对邓肯住过的公寓进行消毒。法新社

埃博拉病毒终于走出了非洲,而且第一站就来到了超级大国美国。它突如其来,又在人们的预料之中。它检验了美国的防控水平,也在警示着世界其他国家:应对埃博拉一刻不可松懈!

病人“撒谎”?医院失职?

美国东部时间9月30日下午4时30分许,《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的邮箱收到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邮件,通知1小时后将召开发布会宣布美国本土确诊第一例埃博拉病例。随即,记者的手机不停震动,都是各种新闻APP推送的一句话快讯,各个网站的头条全成了埃博拉,美国新闻电视台全部开始播报“突发新闻”……连日来,美国处于“埃博拉时刻”,哪怕负责总统安全的特工处处长辞职也只能在报纸上占个小角落。

把埃博拉病毒带到美国的是42岁的利比里亚人托马斯·埃里克·邓肯。大体情况是,他于9月20日抵达得克萨斯州探亲,这也是邓肯第一次访问美国,4天后开始出现症状,又拖了两天才到位于达拉斯的得州长老会医院看病。问题就在这时出现了。在接受护士询问时,邓肯主动提到自己来自埃博拉疫情重灾区利比里亚,但医生却只给他做了最基本的血液检测而非埃博拉检测,然后开了一些抗生素就把他打发回家。

按照规定,如果过去21天有西非旅行史,又出现发热等症状,就必须作为疑似埃博拉患者立即隔离,医院的做法显然不妥,为埃博拉病毒的可能扩散提供了机会。

9月28日,邓肯搭乘救护车再度到得州长老会医院就医,因表现出埃博拉症状被隔离治疗,两天后他被确诊感染埃博拉。邓肯的侄子对美国媒体说,实际上他对医院感到失望,给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打电话,疾控中心又通知得州卫生部门后,邓肯才被当作疑似病例收治。

截至目前,已有约100人因接触过邓肯而被监控观察。可以想见,如果邓肯早一点被收治,接触范围就会大大缩小,病毒传播的机会也随之变小,那么,医院是不是存在失职?这自然成为首例输入型病例确诊后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

对此,得州长老会医院于10月1日发表声明说,这名患者9月25日晚上10点后初次就诊,但当时只出现“低烧和腹痛”,不符合住院条件,也不是埃博拉症状。后来的声明进一步说,邓肯初次就诊体温37.8摄氏度,连续两天腹痛、头疼、少尿,但不严重,许多传染病和其他疾病都有这些症状。当被问到是否恶心、呕吐或腹泻时,邓肯都回答“没有”。

对失职的原因,院方不时冒出新说法。最开始的解释是,护士没有把患者的旅行信息传递给医生,两者没有“充分沟通”,10月2日则发表声明说,医院病人病历系统有问题,护士和医生看到的系统不一样。但一天后又改口,病历系统其实没问题……

虽然院方的解释未能完全打消舆论的疑虑,但作为患病的邓肯,其诚信同样面临着质疑,尤其是他是否在与埃博拉患者有过接触的问题上撒谎。9月19日,邓肯登机前曾填写一份表格,但在有关接触埃博拉患者问题上全部填了“否”。得州长老会医院的声明也说,当问起邓肯是否接触过埃博拉病人时,他的回答也是“否”。不过,据美国媒体调查,在他飞往美国前4天,他曾帮助一名染病邻居去医院治疗,但医院爆满拒收,邻居回家数小时后死去。为此,利比里亚政府已经宣布要起诉邓肯。

并未在美引起普遍恐慌

据院方10月7日发表声明说,邓肯的病情“危急”但“稳定”,目前依赖呼吸机维持生命并接受了肾透析治疗,他的肾功能曾出现衰竭,但现在已有所改善,而未来几天依然可能出现变数。

“(美国总统)奥巴马究竟是在做什么?居然还允许这些可能病得很重的人继续进入美国!”美国地产大亨、电视名人唐纳德·特朗普近日在推特上如此写道,并责问奥巴马:“他是愚蠢还是自大?”

特朗普几乎天天都在推特上发帖,攻击奥巴马政府的埃博拉防控措施,并要求立即停飞来往西非疫区的航班,这也代表了一些偏激美国民众的看法。包括美国国会议员在内,一些美国人公开要求美国政府对西非疫情实施封锁或半封锁。

不过,总体而言,首例输入型埃博拉并没有在美国引起普遍恐慌。美国皮尤研究中心10月6日公布的一项调查表明,“十分担忧”、“有些担忧”、“不太担忧”和“根本不担忧”埃博拉的美国人分别占11%、21%、37%和30%。而对美国防控埃博拉“十分有信心”、“相当有信心”、“不太有信心”和“根本没信心”的美国人分别占20%、38%、24%和17%。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10月5日在记者会上谈到对埃博拉的态度时说:“因为它是一个如此可怕的疾病,人们很害怕,而害怕是正常的。事实上,对照顾埃博拉患者的医务人员,我们希望他们害怕。我们希望他们对风险保持敬畏,在感染控制程序上没有任何疏忽。我们希望他们把害怕转变成细致入微的感染控制工作。”

但弗里登同时认为,不应该因此封锁西非疫区,因为那是一个“快速、简单但错误”的方法。他说,防御埃博拉最好的办法就是帮助西非控制疫情,否则“我们不会是零风险”。

美国总统奥巴马也亲自过问了此事。病例确认当天,他就与弗里登探讨了相关应对措施。10月2日,又于访问途中从“空军一号”专机上致电达拉斯市长迈克·罗林斯,承诺提供各种支持。他还致电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戴维·罗德里格斯,探讨美国在西非的援助措施。

10月6日,奥巴马与联邦政府高级卫生官员及国家安全顾问紧急会晤后宣布,美国将强化对来自西非疫情地区航空旅客的健康安全筛查。奥巴马还再次强调,埃博拉不是一种空气传播的疾病,传染途径有限,美国暴发埃博拉疫情的可能性极低。

自首例输入型病例出现后,美国虽不能对任何埃博拉迹象说草木皆兵,但从上到下确实一丝不苟严阵以待。弗里登说,在此之前,该机构每天接到约50个咨询电话或电子邮件,但现在每天多达800个咨询电话或电子邮件。过去两个月中,美国医院向疾控中心报告了100多个去过西非、疑似感染埃博拉的病人,其中15个人接受了埃博拉病毒检测,但除了邓肯,其他均已被排除感染可能。

药物疫苗均处于早期阶段

从10月4日起,病情恶化的邓肯开始接受一种叫做Brincidofovir的试验性药物的治疗。目前,他的病情略有改善。

Brincidofovir是一种口服抗病毒药物,由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制药公司Chimerix研发。据公司披露,这种药物曾经在大约1000人身上用过,但都是为了治疗这些病人感染的腺病毒和巨细胞病毒,此前尚未在埃博拉患者身上使用过。该药物主要通过抑制病毒复制发挥作用。

包括邓肯在内,美国医院先后治疗过5名埃博拉患者,另4人都是在西非染病然后接回美国治疗,他们使用了其他两种试验性药物,分别是美国马普生物制药公司的试验性药物ZMapp和加拿大Tekmira公司的试验性药物TKM。

使用ZMapp的是美国接回治疗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患者,分别是33岁的肯特·布兰特利和59岁的南希·赖特博尔,他们在利比里亚救助埃博拉患者期间感染病毒,家人原本都开始准备他们的葬礼,但在回美治疗约3周后,成功康复出院。马普生物制药公司也给利比里亚提供了3剂ZMapp,但接受治疗的3名医生中至少一人死亡。ZMapp是3种单克隆抗体组合而成的药物,但产量很小,目前已无存货,估计生产更多的ZMapp需要几个月时间。

第三名在西非工作期间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援助人员51岁的里克·萨克拉使用了试验性药物TKM,他还使用了肯特的血液进行治疗,于9月下旬康复出院。另一人仍在美国医院接受治疗,但治疗药物未对外公布。

弗里登10月5日说:“我们不知道这两种药物是否有效,但它们可能是很有希望的两种试验性药物,其中第二种有一些危险,可能会使患者病情加重,所以家人必须做出选择,如果他们想接受这种药物的治疗,我们才会给他们提供这种药物。”

美国、英国和西非的冈比亚和马里从9月起开始对一种埃博拉疫苗进行一期临床试验评估安全性,这种疫苗由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以及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研制,按计划试验将于今年年底结束。葛兰素史克公司表示,它将同时生产1万剂这种疫苗,一旦试验成功便立即投放西非埃博拉高风险社区。

今年秋季,美国还将启动由加拿大卫生机构研制的另一种埃博拉疫苗的一期临床试验。

总体而言,各种药物和疫苗都处于早期试验阶段。正如弗里登所说,目前控制埃博拉疫情最有效的办法还是,一旦发现病人,便将其隔离,同时迅速找到与其有过接触的人并密切观察。(记者 林小春)

河池职业装订制

吴忠工服制作

延安定制西服

平凉制作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