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江南春知难而进

发布时间:2020-02-11 06:53:34 阅读: 来源:咖啡机厂家

号称工作狂的江南春一面风风火火地拓展他的事业,一面却在每次行动中做着处处“务实”的人

《互联网周刊》报道 1月7日,在北大百年纪念讲堂的走廊里见到江南春的时候,他还是摆着那副标志性的笑脸,亲善而又有些老成持重。作为第八届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新年论坛的特邀演讲嘉宾,江南春还有半小时就要登台,但他仍然神态自若地接受了本刊记者的独家专访。江南春说他不爱听音乐,业余时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睡觉,而且可以“见缝插针”地睡,因为实在没时间干别的;他也不爱参加宴会,最喜欢的休闲活动就是做脚底按摩,甚至以此作为和圈内朋友乃至客户联络感情的绝佳方式,因为他觉得这样健康。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性格,使得许多人都对江南春产生了“大器晚成”的错觉。其实到今年3月,他才刚刚满33岁而已。

两天之后,在上海金贸大厦里,微笑着的江南春以分众传媒董事局主席和CEO的身份,把手伸向了聚众传媒的CEO虞锋,两家公司正式宣布合并。从这天开始,出现在江南春面前的,将是中国楼宇广告市场高达98%的市场占有率,和一大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有关覆盖城市、写字楼、卖场和目标人群的数字。而在江南春眼里还不能称得上“好朋友”的虞锋,也将作为分众传媒的联合董事长之一与江南春共事。这是江南春向其“做中国最大生活圈媒体群”的目标所迈进的最新和至关重要的一步,但必定不会是最后一步。

改造传媒业格局

“我是一个很务实的人。”江南春说,“当然每个人都喜欢做更简单、更轻松、赚钱更多的工作,但事实上,今天你如果可以很轻松地做这个工作,那么别人也同样会很容易上手。当别人觉得难度很大的时候,你的机会也就来了。”毫无疑问,正是对于机遇的判断和把握,才使得江南春可以用两年零两个月的时间,就把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分众传媒带到纳斯达克,而且在美国时间2005年7月14日上午9点半,应邀按响纳斯达克开市的铃声,成为享受这一待遇的第一位中国上市公司领导人。

江南春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他说自己生性谨慎保守,也许先天就带有浓重的务实情结和某些商业性的思维。早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读大三的时候,江南春就和几位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家名为永怡传播的广告公司。到1995年他大学毕业,永怡传播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永怡传播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鼎沸时甚至取得过销售业绩过亿元的辉煌记录,但到网络泡沫破灭,一切离开的速度同样是那么快。

“我几乎是用十年的时间犯了一个不可避免的错误,因为你开始的时候没有资金、没有经验,马上去做媒体可能没有这个资本。这是一个知识资本和财富资本积累的过程,也是不得不经历的过程。”在做新媒体的目标确立之后,江南春开始进入了痛苦的摸索阶段。不能不说,江南春在这一时期对于传媒模式的思索,对其在2003年5月成立分众传媒,并顺利拿到软银的注资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江南春说:“分众就是区分受众,分众传媒就是要面对一个特定的受众族群,而这个族群能够被清晰地描述和定义,这个族群恰好是某些商品或品牌的领先消费群或重点消费群。”

这样的理念在分众近三年陆续完成的几轮融资和几次并购中,被江南春一直牢牢抓在手里,同时也不失时机地拓展着其外延。“分众在本质上其实是一种商业模式的革新。因为我们在技术上并没什么专利或是优势,而是发掘出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机会和空间,并且把这种商业空间拓展成为一个产业。”江南春说,“这使得整个传媒业的格局发生了改变。”

而在这一过程中,江南春对耶鲁大学上海同学会会长、汉理资本董事长、投资人钱学峰所提出的“无聊产业”一词深有同感。“我觉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企业基本上都是属于‘无聊产业’,分众是站在电梯口利用无聊时间转化成现金的方式。”只不过,江南春并不满足于“等电梯”这样一个简单的场景,“我们自己的概念也发生了很大改变,那就是要成为中国最大的生活圈媒体群。人的生活都是有一定规律和轨迹的,你如果能将广告按这些规律和轨迹植入,必然会和受众频繁相遇。”

工作狂的下一步

按照江南春的阐释,分众传媒上市之后,陆续收编了深圳边界商场广告公司和框架媒介的液晶屏业务,这些是构建其“生活圈媒体群”的重要部署。而在与聚众这一“分众唯一的竞争对手”合并之后,江南春将根据楼宇的性质把分众得以成名的商业楼宇联播网进一步细化。

《福布斯》杂志曾这样评价:“江南春以最快的速度占领了当地的主要高档写字楼,剩下的市场空间留给了随后出现的模仿者。”但江南春认为,分众的团队以及他们对这一产业的理解力是别人无法复制的核心优势,“分众在所进入的任何领域,都是绝对的领导品牌,但是分众不去的地方很多,我觉得许多分众的模仿者,并不具有太大的前途。”

江南春并没有把聚众也归入模仿者的行列,但他还是把虞锋拦在了通往纳斯达克的门口。“我们两家的合并,只是对楼宇电视这个产品形成了非常高的进入壁垒,但这对中国的户外广告或者是整个广告业来说只是一个组成部分。”

虽然江南春并不认为分众是在垄断某一市场,但他却对“壁垒”一词有着很大兴趣。江南春说,今年分众还会进军两个重要的领域,一是手机广告,这也被他称为生活圈的“圈”;另外还有户外大屏幕广告(LED)。“这两个市场都有相当的难度,一是手机方面有很多技术壁垒,还要协调SP和运营商的合作;LED方面是资本壁垒,一块LED的一般性投资需三、四千万元人民币,投资巨大。”江南春话锋一转,“正因为这两个市场都有难度,所以正是分众喜欢做的事情。”

江南春身上有着难能可贵的大胆创新精神

——陈彤

广州工商税务电话

商标专利

广州注册公司资料

中山筹划税务方法

相关阅读